苏锐一人踏平了阿罗汉神教。
    这位年轻神王,替军师和夜莺报了仇,也在“上任”之后,给黑暗世界狠狠地提了一把心气儿。
    他独自一人,背着两把超级战刀,朝着远方行去,留下了满地的血迹与尸体,也留下了那个彷徨无助的美丽教主。
    天空上的航拍器越来越多,几乎全都随着苏锐的脚步而去,它们一直在拍苏锐的背影。
    嗯,没有一个无人机敢飞到苏锐的前面去。
    似乎,无人机的操纵者也害怕激怒这位年轻神王。
    苏锐走出了几百米,停下了脚步。
    他手掌竖起,举到了头侧。
    这是个令行禁止的动作。
    当苏锐的手掌竖起来的时候,那些无人机便有一大半都停止了向前飞的动作!
    它们在空中绕了一个圈,像是在向这位年轻神王致敬。
    随后,这些无人机在空中四散开来,分别朝着它们的目的地飞去。
    苏锐没有抬头看一眼,随后继续向前。
    这一刻,直播信号终止,无数人面前的屏幕瞬间定格。
    而定格的,是苏锐那已经走远了的背影。
    很多人的心头都产生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似乎,他们想要多看一会儿这身影,似乎,他们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能再看到这身影为他们而战的次数,可能已经不太多了。
    …………
    苏锐走了十几公里之后,开始觉得整个人都状态越来越差了。
    脑子昏昏沉沉,四肢虚浮无力,那是一种用力到极点后的虚脱感。
    确切地说,就是——感觉身体被掏空。
    嗯,被掏空的不止是苏锐本身的力量,还有他潜力极限爆发后的所有劲儿,全部被一扫而空了。
    之前对付海德尔人所展现出来的神威,已经全然不见了踪影。
    如果卡琳娜看到此景,想必她会后悔没有追上来。
    苏锐累极了,干脆坐倒在路边,大口地喘着粗气,汗如雨下。
    这是一片荒芜破败的村庄,已经几乎没有人烟了。
    此刻,没有无人机来航拍,苏锐是真正的处于了这世界的视线之外。
    站在巅峰的感觉到底如何?苏锐现在真的很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真的不怎么样。
    那所谓的荣耀,都是从无尽的危险之中拼杀出来的,每一步都是在悬崖边缘走着钢丝。
    其实,此刻的苏锐真的很虚弱,但是,海德尔国的那些高手们被彻底震住了,根本无人再来围追堵截。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苏锐踏平了阿罗汉神教,也就相当于踏平了海德尔。
    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家,正匍匐在苏锐的脚边,瑟瑟发抖,从此以后,他的传说,将在这一片土地上恒久流传。
    其实,如果苏锐愿意的话,他现在甚至已经可以插手海德尔议会了!
    以他这次的强势表现,指派一个人,去取代前任议长狄格尔的工作,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根本没人敢提反对意见!
    靠在这破败村子的院墙上,苏锐想了很多,但是越是想得多,越是觉得自己考虑的那些事情都没什么用——似乎,只有实力才是唯一的答案。
    身上的所有肌肉都在持续性地酸痛,自己的喉咙也一直火辣辣的。
    苏锐不知道自己的这种力竭还得持续多久,但至少,在他目前的状态里,随便来个普通高手,都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他给秒杀了。
    “想想一年之后……”苏锐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老子真是想早点退休。”
    现在的苏锐也想象不到,一年之后的生死战到底是怎样的。
    那是真正的悬崖时刻。
    不,确切地说,这时间已经不到一年了。
    还好,这一次的海德尔之行,苏锐收获不小,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实力极限,皆是有着很明显的提升。
    人只有在生死压力之下,才能逼出自己的潜力极限。
    但是,提升归提升,苏锐还是很清楚,自己距离那所谓的天际线,还是有着相当一段距离的。
    而路易十四,又站在天际线的什么位置上呢?
    这个时候,一个身影走了过来。
    苏锐本能的想要把全身的力气提起来,然而,却提了个寂寞。
    现在的他,体内存蓄力量的地方,简直空空如也。
    不过,还好,此刻走过来的是一个身穿道袍的老人。
    还海德尔的大地上遇见他,这让苏锐有种强烈的恍惚感和穿越感。
    老道的道袍很破旧,脏兮兮的,这卫生程度和很多海德尔国贫民有的一拼。
    毫无一人,此人正是……天机道长。
    “你怎么来了?”苏锐诧异地问道。
    此刻的天机老道颇有种风尘仆仆的感觉,好像是赶了很远的路。
    “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天机没好气地说道。
    老道士大口穿着粗气,看起来很累,汗水都把道袍给打湿了。
    苏锐一下子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是受人所托而来……是老爷子吧?”
    天机老道没说话,拿着自己的破扇子,呼哧呼哧地扇着风。
    很显然,这相当于默认了苏锐的话。
    随后,他拿起了自己的大水杯,刚刚拧开,就被苏锐一把抢了过去:“借我喝两口。”
    说着,苏锐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半。
    天机老道自然没有把水抢回来,只是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苏锐。
    如果仔细分辨的话,大概会发现,天机这表情的意思大概就是——幸灾乐祸。
    抹了一把嘴上的水,苏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咂了两下嘴,盯着杯子,说道:“舒服……就是,这水的味道有点不太对,好像还有点浑浊……”
    天机老道笑呵呵的,对苏锐眨了眨眼睛:“圣水。”
    “圣水?什么圣水?”苏锐的表情开始有些艰难了,眼神不自觉地瞄向天机的小腹。
    显然,他想多了。
    “路过横河的时候,专门给你灌了一瓶水。”
    苏锐的表情瞬间精彩了起来:“什么?这是横河的水?”
    天机老道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没错啊,老道我从来不骗人。”
    苏锐终于明白,那种怪异的感觉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了!
    他的胃部顿时翻江倒海!
    “常年在野外行走,这点水都没法喝吗?”天机老道一脸鄙视地看着正在干呕的苏锐。
    后者的脸涨得通红,说道:“你知不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寄生虫!而且……我说怎么喝着带着一股淡淡的肉味儿,那是尸体的味道吧?呕……”
    可怜本来就很虚的阿波罗,被这瓶水给整得更加虚弱了。
    吐了几大口之后,苏锐竟然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
    天机老道可没去扶,他笑呵呵地对某个拐角喊了一声:“丫头,出来吧,他就交给你来照顾了。”随后,一个白衣仙影从小巷口中走了出来,肌肤胜雪,霞飞双颊。

章节目录

兵王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烈焰滔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烈焰滔滔并收藏兵王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