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想到,苏锐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完成绝地反击。
    当那两把超级战刀释放出无比灿烈的刀芒之时,在场的人都意识到——这场战斗结束了。
    没错,哪怕刀芒未散,哪怕气浪仍在,哪怕人们仍旧无法看清楚战圈之中的具体状况。
    可是,决定性的结果,已经出现了。
    没有人怀疑这一点。
    现场寂静无比,哪怕在屏幕前观看直播的那些人们,也都本能地选择了噤声。
    没办法,实在是苏锐这一刀所形成的效果太过于震撼了。
    老三苏铭给出了一个相当精准的答案:“这一刀……若是换我挨了这一刀,恐怕也得受不轻的伤。”
    布衣老者笑呵呵地说道:“这小子,如果生在战争年代,那就是个战场收割机,他天生为了战场而生。”
    苏铭笑着看了他一眼:“不,战争年代有您,已经足够了。”
    布衣老者笑容不变,眼底却闪过了一抹欣慰之色:“不管怎样,后继有人,挺好,挺好。”
    说完,他转过身去,大步离开。
    是的,在刀芒尚未消散之时,这位布衣老者竟然已经走了。
    苏铭见状,说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您?”
    “等你回家,自会相见。”布衣老者说着,身形消失在村子转角,这声音却萦绕在苏铭的耳边,久久不散。
    “回家相见?”苏铭自嘲地笑了笑,“那就是永远都见不到了。”
    说完,他也离开了,只不过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
    从少年时期,直到现在,苏铭一直在……背道而行。
    …………
    此刻,刀芒缓缓消散,那些烟尘和气浪也逐渐归于平息。
    苏锐仍旧站着,双刀拄着地面,以此来支撑着身体。
    他的嘴角在不断地往外溢血,但是眼神之中没有半点的疲惫与虚弱,反而极为的清亮!
    甚至,这眼光有种夺目的感觉!
    而甘明斯站在苏锐的对面,满身都是鲜血。
    他的衣服已经在无尽的刀光之下变成了碎片,浑身上下的皮肤可能没有一寸是完好的。
    在那一片绚烂刀芒之中,天知道苏锐到底斩出了多少刀!
    不过,能够在这种无尽斩杀之中,仍旧可以保持身躯完好,也足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甘明斯本身的防御水准到底有多强悍。
    可是,一切都已经结束
    了。
    任他防御再强,也是没有任何弥补之力。
    甘明斯知道,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从身上的无数伤口中迅速流出。
    他的浑浊眼光渐渐变得涣散,脑海里的信仰也在渐渐崩塌,这眼光,一如正在溃散着的阿罗汉神教。
    “我得谢谢你。”苏锐眯着眼睛说道,“如果不是这一刀的话,我想,我还不会走出这一步。”
    甘明斯用虚弱到极点的嗓音问道:“哪一步?”
    苏锐淡淡地笑了一下,回答道:“我已经看到了天际线的模样。”
    我已经看到了天际线!
    听了这句话,甘明斯呵呵笑了笑,不过,由于他受伤过重,这笑声简直就像是在拉风箱一样。
    苏锐说道:“你还有时间留下一句遗言。”
    “我以为……我本来就是站在天际线的人。”
    甘明斯说完这一句,身体缓缓倒下,砸起了一片烟尘。
    现场寂静无声。
    除了风声,似乎还在把苏锐这次一人团灭阿罗汉神教的故事娓娓道来。
    卡琳娜倒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
    数次想要放弃的她,本身的立场就不那么坚定,可是,现在苏锐已经赢了,圣地的高手一个都没活下来,她又该怎么办?
    是为了尊严而死,还是为了保存神教延续、委曲求全地向那个年轻神王跪下?
    此刻的卡琳娜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迷茫和无助。
    苏锐甚至都没有看她。
    他站在原地,感受着周围的畏惧目光,随后开始把长刀从地面上拔出来,甩干净上面的血迹,反手插入了后背的刀鞘之中。
    这个动作做的很自然,很随意,像是刚刚那一战压根不是他打的一样。
    闭着眼睛呼吸了一会儿,感受着体内的力量变化,苏锐重又睁眼,这才看到仍旧倒在地上的卡琳娜。
    后者的眼神有些凄迷,肩头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流血。
    此刻的卡琳娜已经对苏锐没法形成任何的威胁了,而苏锐当然也不会去感谢她帮自己完成了突破。
    是的,就是在那翻滚之间,苏锐的二次极限到来,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出,再次浇灌干涸的身体。
    这一刻,两人对视。
    苏锐大可以斩草除根,可他没有兴趣去杀一个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女人。
    尤其是……对方已经迷茫到了这种程度。
    苏锐迈步,走到了
    卡琳娜的面前。
    后者强撑着身体,站起来,直视着苏锐。
    但是,肩膀的疼痛,却时不时地提醒卡琳娜,她和面前这个男人,仇深似海。
    “你现在可以杀了我。”卡琳娜冷冷说道,“然后再灭了阿罗汉神教。”
    她尽力让自己的话语显得极为冰寒,可是,这也只是外表上的强撑而已,说着说着,眼泪就再度扑簌扑簌地落下来,打湿了脚下的地面。
    “没意义了。”苏锐说着,转身离开。
    他没有杀卡琳娜。
    从后者的眼神之中,苏锐也能够看出来,她已经对自己彻底地失去了威胁。
    没意义了……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不配!
    卡琳娜重重地咬了一下嘴唇,随后说道:“你就这么走了吗?”
    苏锐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看,也没有回答卡琳娜的问题,而是说道:“你不适合呆在这个位置上。”
    你不适合当教主!
    你担负的责任越多,只会让自己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听了这句话,卡琳娜的眼泪未止,但是泪光之中却流露出了一抹思索的事情。
    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她又说道:“可是,阿罗汉神教的血海深仇怎么办?”
    她还想着报仇吗?
    苏锐摇了摇头,陡然拔刀,拧身挥出!
    唰!
    刀光闪过!
    卡琳娜那束起的长发被削散!
    很多发丝随风飘散!
    卡琳娜动都没动,眸光狠狠一颤!
    苏锐收刀而立,说道:“如果这一刀砍的是你的脖子,你已经死透了,念在你一开始没有对黑暗世界出手的动机,我才放你一马,所以,别自以为是了。”
    别自以为是了!你根本没有复仇的可能!
    苏锐说着,缓缓向前走去。
    而前面的阿罗汉教众,没有一人敢阻拦,自动分开了一条通路。
    卡琳娜空前无力,她跪倒在地,捂着脸,恸哭不已,身体都在不断地颤抖着。
    一些发丝被泪水粘在她的俏脸之上,这个样子让很多人心疼,但是……不包括苏锐。
    军师在屏幕前看着这画面,摇了摇头,道:“终究还是个被强行推上位的少女罢了,她其实应该拥有另外一种人生。”
    维多利亚轻轻地叹了一声,说道:“从大人刺她那一下开始,我就输了。”

章节目录

兵王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紫霞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霞仙子并收藏兵王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