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窗帘被拉开,光线照在元风略微有些苍白的脸上。
    似乎在黑暗待久了,突然与光芒抱了个满怀,还是有些不适应。
    但元风没管这么多,而是忍着眼球上的微微刺痛,眯着眼看着窗外的景色。
    风平浪静、岁月静好……看起来反而比起沉睡前更繁华了些许。
    嗯,没有出事。
    元风皱了皱眉,更觉疑惑,怎么和自己想得不太一样?
    算了,与其在这瞎想还不如直接去问问蒲山奏他们。
    元风摇摇头,打了个响指解除掉沉睡之前设下的护罩,便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个澡,平静了一下心情之后,才推开门朝外面走去。
    推开门还没走几步,他就察觉到脚底有种异样的触感,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低下头一看,人傻了。
    白花,一捆又一捆的白花,有真的有假的,有早已枯萎凋零的、也有刚盛开看着很新鲜的……都快铺满地板了。
    元风嘴角抽了抽,这是在搞什么飞机?
    特么的他还没死呢。
    感知散开,略微一扫,很快就在楼下找到了蒲山奏和零七的气息,这让他稍微有点心安。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除了他俩,还多了几道奇怪的陌生气息,全都聚在楼下,感觉十分热闹。
    元风叹了口气,加快了步伐。
    草率了草率了,这俩货一看就不怎么靠谱,希望不要弄出什么篓子才好。
    “恭迎大人出关!”
    刚下楼梯,便看见零七和蒲山奏两人恭恭敬敬地对自己弯腰行礼。
    元风微微颔首,扫视了一圈,发现还真的挺热闹的,除了文远真也以外,还有几个生面孔。
    “元风先生,好久不见了!”文远真也很兴奋。
    蒲山奏和零七还是之前的模样,他变化就比较大了,蓄起了小胡子,看着成熟了不少。
    “先生好!”其他几人也礼貌地问候了一声。
    元风先是朝他们点头回礼,然后疑惑地看向蒲山奏:“他们是?”
    “他们是我和零七在您沉睡的时候认识的朋友。”蒲山奏苦笑道:“大人,您可算出关了。”
    零七在一旁眨巴着眼睛,有些心虚地说道:“大人您先坐,我们慢慢给你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
    元风一头雾水地被引到主位,然后缓缓坐下,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
    桌上放着一杯咖啡,还冒着腾腾热气,是新鲜出炉的。
    “元风先生,这是我刚刚专门为你调的,快趁热喝吧。”文远真也憨憨笑道。
    奇怪了,这小子怎么知道我今天出来?
    抱着这样的疑惑,元风端起杯,抿了一口,而后眼睛微微一亮:“进步了。”
    “哈哈哈,没有没有。”文远真也很是开心。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大人好好介绍介绍。”零七瞪了蒲山奏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蒲山奏如梦初醒,赶紧上前几步,给元风一一介绍那些生面孔。
    “这位是桐野牧夫,一名拥有超能力的人类。”
    一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推了推眼镜,朝元风笑道。
    “元风先生,久仰久仰。”
    元风认真地看了眼桐野牧夫,眉头微微一皱,而后又迅速舒展开。
    “听心、传音、预言,还有……看清本源?”
    “呃,哈哈哈,果然还是瞒不过您。”桐野牧夫先是一愕,随后很快就恢复如常,摇头失笑:“不过我的能力可没有您说得这么夸张。”
    他认真道:“我只不过是大概能知道别人想些什么,还有偶尔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罢了,预言也只是能看到即将发生的事。”
    “桐野君过谦了,他可是用自己的能力帮过蒲山君很多次呢。”文远真也拜拜手,在一旁笑着解释道:“这次也是因为桐野君,我们才提前知道先生出关。”
    难怪……
    元风恍然大悟,随后眉头又是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帮过蒲山奏很多次??
    他看着蒲山奏的眼神逐渐危险起来。
    蒲山奏不由缩了缩脑袋,悻悻一笑,不敢做声。
    文远真也摸着下巴回忆道:“说起来当初真是吓人呢,桐野君刚好来买手办,结果一眼就看出了蒲山奏的真面目……”
    “咳咳咳!”
    “咳咳!”
    一提这个,蒲山奏和桐野牧夫面色就是一垮,连声咳嗽。
    这认识的过程可太尴尬了,蒲山奏之所以尴尬,是因为被道破身份之后和桐野牧夫玩了场游戏,输了,输得很惨。
    桐野牧夫更尴尬……因为当初他买的手办不是什么正经手办。
    如今旧事重提,两人脚指头都快在鞋底扣出个三室一厅了。
    不过桐野牧夫和蒲山奏这伙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在那之后他们又有了几次交集,互相之间了解更深,便自然而然地成了朋友。
    文远真也欲言又止,欲止又言,还想再说,蒲山奏便慌里慌张地打断了他。
    “她叫露西亚,是一名外星人。”蒲山奏指着一名怯生生的女孩,接着介绍:“是被我和文远君意外救下来的,现在在文远君的咖啡厅当服务员。”
    “你……好……”露西亚捏着衣角,结结巴巴地说出两个字。随后像是想起什么往事,面色突然有些黯然。
    “敌人是宇宙中臭名昭著的木珍星人,以捕捉其他星球居民为乐趣,然后进行狩猎游戏。”零七飘在半空,摸了摸她的脑袋叹道:“当时除露西亚以外,还有她的男友扎拉,只可惜,我们去晚了一步……”
    故事有点悲伤,可元风面色却变得有点古怪,他看了眼文远真也和蒲山奏,又看了眼露西亚身上的女仆装,心中不由多想了些。
    文远真也还好,这小子一贯如此,但蒲山奏……
    元风看着蒲山奏的眼神更加危险了,他严重怀疑蒲山奏出手就是为了给文远真也拐个女仆。
    真的是,零七也不管管?
    “汪!”
    脚下,一只小狗叫了声,欣喜地朝着自己摇着尾巴。
    见鬼了,连小狗身上都带着股奇怪的气息。
    元风又抿了口咖啡,余光却冷不丁地瞟见了柜台边贴着的海报。
    海报上的一角写着新手办的发售日期……
    “这只小狗是……”
    蒲山奏还想继续介绍,却见元风被咖啡呛了下,回过头满脸惊愕地问他:
    “等等,你先告诉我,我究竟睡……呃,闭关了多久?”
    蒲山奏挠了挠头,小心翼翼道:“整整两年。”
    元风:“?!”
    你仿佛在逗我?

章节目录

暗迪之纵横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犬三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犬三先生并收藏暗迪之纵横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