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如血,万里晴空已经变得有些昏暗,这逐渐漆黑的天幕之下,演绎着各自的人生。
    蔺颜握着长戟,眉宇之间也是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战场之上,站着的人影越来越少!
    西岐的将士不过四五千,依旧在负隅顽抗,靖军也是各个浑身浴血,面色冷冽。
    “结束了!”
    蔺颜轻叹一声,策马朝着前方走去,一直到了岳飞的将旗之下。
    “殿下!”
    蔺颜挥了挥手,轻声道:“西岐王何在?”
    “已经撤出去了!”
    岳飞怕蔺颜降罪,解释道:“西岐至少撤出去三万大军,末将不敢将其围死,怕其抵死反抗……”
    蔺颜微微颔首:“我自然明白,但是,不能让西岐王活着回去!!”
    岳飞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凛冽的杀机,“待剿灭这些余孽,末将亲自率军追杀围堵!”
    “嗯!”
    蔺颜的面色也是有些恍惚,最大的危机算是解除了吗?
    “殿下!”
    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蔺颜侧头看去,便看到一人策马而来,身后跟着众骑。
    “皇叔!”
    “哈哈哈!”镇北王哈哈一笑:“真是没想到,局势竟然如此逆转,本以为我八万儿郎要葬送于此,还要多谢殿下率军来援啊!”
    蔺颜哈哈一笑:“皇叔客气了,皆是为朝廷出力,谈何感谢?”
    镇北王深深地看了蔺颜一眼,也是打了个哈哈:“殿下,如今西岐王率军西去,不知……”
    蔺颜尚未开口,岳飞沉声道:“他们三万溃军,无营无寨,无粮无水,且士气低落,只要我军派出一支轻骑追杀,定能将其全部剿灭!”
    镇北王这才注意到身侧的这位英武汉子:“这位将军是?”
    蔺颜笑着道:“此乃禁军大统领岳飞岳将军,也是此次征战之统帅!”
    “岳飞见过镇北王爷!”
    镇北王顿时面色微诧,也是不敢怠慢:“岳帅不必多礼!”
    “好了,我们待班师回朝之后,再行叙旧,先了结面前的残局!”
    “好!”
    几人相视一笑,各自骑马朝着战圈中心冲去!
    “降者免死!”
    “如今你们主力已撤,投降尚能免你们一条死路,还不束手就擒!”
    蔺颜一声低喝,一众西岐将士皆是注意到这位凶神恶煞的绝世杀神!
    要知道,大岐的第一勇士那蒙大帅就是败在此人的手里!
    “哼,我们宁死……”
    话没说完,只见一道箭矢直接没入此人的咽喉,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当如此人!”
    萧云景大喝一声:“给你们十息时间,不放下武器者,格杀勿论!”
    话音一落,周围的一众靖军皆是抬起弓箭,对准了场内之人!
    “我……我愿降!”
    “我也是!”
    “不要杀我!”
    一道道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少西岐将士皆是将手中的弯刀马刀丢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目光打量着周围靖军。
    “没有放下武器者,杀!”
    一声令下,周围的靖军一拥而上,有数百人直接被扑杀,俘虏全部捆绑!
    “殿下,末将请战!”
    萧云景和厉长城几乎是同时踏出一步,拱手道:“末将愿率军追杀西岐王!”
    “末将愿意立下军令状,定拿下西岐王头颅!”
    “末将也是!”
    两人谁也不让,蔺颜稍作思索,看向岳飞:“鹏举,既然两人愿意请功,这追敌之事便交给他二人吧!”
    岳飞也是微微颔首:“云景行事稳重,此次便以云景为主,长城全力佐之,给你们一万轻骑,对上西岐的三万溃军,可能胜之?”
    “若是不胜,末将愿提头来见!”
    “好!”
    蔺颜笑着道:“本王在荆安城中,等你们捷报!”
    ……
    这两日,荆安城中多出一个巾帼女将,乃是禁军校尉,每日率军巡查京中,可谓是嫉恶如仇!
    这两日时间,已经有不下五位世家子弟栽在这位女修罗手里,至于一些偷鸡摸狗,侍强邻弱之辈,更是老老实实的认怂低头!
    “大小姐,您……您就放小弟一马,改日我定然让家父登门请罪!”
    “回去之后,愿意领我族家法!”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一脸哀求的看着李秀宁,姿态极其卑微!
    此人正是兵部侍郎之子,卫息!
    自家兄弟在轩月楼被揍,便带着几个弟兄前去找回场子,打得正酣,没想到竟然被这位女修罗抓了个现行!
    要知道,昨日老爹刚告诫他,不要惹到这个女修罗头上,她就是脑袋缺根筋,眼中容不得丝毫沙子!
    仅仅只是两日时间,便名动荆安!
    她的职责只是维护治安,但是若是谁家的狗丢了,猫死了,找上门求助,她定然会一帮到底,不达目的不罢休!
    至于一些触犯刑法,擦边之事,若是落在她的手上,更是留不得半点情面!
    不管是谁来求情都不管用,所以,就连京中的一些显贵拿她也是没有丝毫办法,谁让人家背后有人呢?
    李秀宁一只脚踩在卫息的背上,冷冷的道:“现在知道错了?”
    “方才拎着板凳花瓶干架的时候怎么没有现在的怂样啊?”
    卫息的心中那叫一个憋屈窝火,但是此时自己理亏,若是真的和这位刚下去,就连父亲怕是也不一定救得了自己,虽然大事不一定有,但是挨板子却是免不了!
    “李……李将军,您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改过自新,绝不再犯1”
    “小弟一定坚决拥护李将军的治安工作,路见不平,遇到不平之事定然挺身而出……”
    看着卫息一脸的正经之色,李秀宁也是露出一丝玩味儿的笑意:“没想到卫大公子还有如此觉悟,好啊!”
    “来人!”
    “在!”
    “将他们都给我带回去,依法行使事!”
    “诺!”
    “卫公子,小女子可是期待你得表现哦!”
    卫息顿时呆呆的愣在原地,感情自己这么装孙子都白装了?
    这顿打还是躲不过去了?
    “李将军,李将军!”
    “手下留情啊!”
    “我爹是兵部侍郎……”
    看着卫息被拖下去,李秀宁轻声呢喃:“不怪我,谁让你爹让我调教调教你,这次怪你撞在枪口上了!”
    “多谢李将军!”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走了出来:“在下这就可以回去和老爷交差了!”
    “李将军!”
    又是一道人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李将军,小人乃是户部文书宗府管家,我家老爷想让您调教一下我家少爷……”
    “你家少爷是哪位?”
    “是……”
    “哦……知道了,你家少爷在这荆安城之中也是“威名赫赫”啊!”
    “下一个就他了!”李秀宁脸上露出一丝淡笑:“来人,给我查一下宗家少爷现在何处,只要有违法之处,立刻抓处!”
    ……

章节目录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笔书千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书千秋并收藏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