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
    “驾!”
    马蹄飞扬,苍凉的古道上,一道道人影纵马疾驰,为首的一人乃是一位身披紫甲的英武青年,身上的鳞片在日光的照耀下褶褶生辉!
    “再快一点!”
    蔺颜轻轻拍了拍踏雪乌骓马的脖颈,这句话既是对身后的将士说的,也是对马儿说的。
    如今,豫章王的三万援军全军覆没,镇北王的八万铁骑也是在半路遇伏,身处险境,所以,他们一刻也不敢停歇!
    “殿下,镇北王爷亲率八万铁骑,而此西岐一次性出动的兵力也不过是十二三万,所以,镇北王爷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看着蔺颜焦急的脸色,岳飞也是策马跟上宽慰道。
    “嗯!”蔺颜微微颔首:“我自知如此,只是如今豫章王的援军全军覆没,西岐的大军合二为一之后,皇叔的大军很容易腹背受敌啊!”
    岳飞闻言,顿时面色一怔,竟是直接勒马,轻声道:“自西北荒原至大漠纵使是骑兵全力赶路至少也需要两日时间!”
    “算算时间,如今西岐的两支大军尚未会和,殿下,不如我们直接率军伏击这支军队,守株待兔?”
    蔺颜直接勒马,看向岳飞:“不错,他们此时距离大漠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你如何得知他们的行军路线?”
    岳飞直接翻身下马,从怀中取出一个羊皮的地图,沉声道:“殿下,北部地区地广人稀,水源稀少,此处有一条小溪,他们定然会沿溪行,直至两军回合!”
    “我们只要加急前往此地,定能等到西岐的大军!”
    听到岳飞的计策之后,周瑜也是含笑点头:“殿下,岳将军此计可行!”
    “镇北王统兵老练,而镇北军的战力比之进军还要高上一筹!”
    “如今,两军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而我们却是面对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若是能成功在半路上打西岐人一个措手不及,必能一举获胜,届时,我们火速驰援镇北王,说不定可以一战定乾坤!”
    不得不说,听到两人的话,蔺颜的心中也是有些跃跃欲试,只是如今他们对西岐的情报掌控的太少了。
    “鹏举,公瑾,如今我们对西岐的大军一无所知,万一我们估算错误的话,皇叔可就危险了。”
    稍作沉吟,蔺颜凝声道:“岳飞,你与公瑾二人率军前往此地埋伏,我率领七百壮士,前去驰援皇叔!”
    “殿下!”
    岳飞等一众将领皆是面色微变,只是七百人便要前去驰援数万人的大军,又能有何用处,万一镇北军真的败北,莫说七百人,怕是七千人也难以力挽狂澜!
    蔺颜挥手制止他们继续说下去,沉声道:“此时已然别无他法,此战若胜,我靖国的崛起之势便无可阻挡!”
    ……
    荆安城!
    “前线报捷,我军袭击西岐大营,斩敌四万余,俘虏近万,火烧西岐十八里连营!”
    一道道飞骑策马进京,捷报传遍京都,牧肃站在城楼之上,哈哈大笑,看向周围的士卒,大声道:“将士们,我军大胜,速速派人通传三军!”
    “诺!”
    街头上,集市上,捷报传开之后,荆安城也是一片沸腾。
    “没想到,一连三次大战,我大靖竟然连翻大胜,哈哈哈,真是苍天有眼啊!”
    “不是老天爷,是祁王殿下力挽狂澜啊!”
    “对对对,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正是因为祁王殿下开始执政之后,我靖国才开始政治清明,贪官杀了一大堆,还将一些寒门弟子提拔尚未,我们终于有了出头之日啊!”
    “呵呵,你想多了,祁王殿下英明神武是不假,但是你的出头之日是盼不到了,还是盼你儿子的吧!”
    “他连孩他娘都没有……哈哈哈哈!”
    ……
    青龙街。
    这一条街乃是内城的第一主街,而这青龙街上住的皆是达官显贵,一座豪华的府邸之中。
    “穆兄,你是说这件事的后面,站着的是祁王殿下?”
    一个年过花甲的汉子眼中尽是惊诧之色,“这范蠡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凭着你穆家的小二娘,难不成那位还能强取豪夺不成?”
    穆良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之色,“并非如此,若是他强取豪夺,老夫倒是不用担心了,最多分给他三分利便是,但是,他一出手就是要我的命啊!”
    看着穆良一脸的沉色,许晋也是面色一怔,“到底是出了何事,难不成你有把柄落入他的手中?”
    穆良微微摇头:“那名为范蠡的商人最近出了一种新酒,名为米酒,此酒香醇爽口,香甜醇美,且有美容养颜,延年益寿之功效,我家的小二娘远远不如啊!”
    “哈哈哈!”许晋闻言顿时哈哈大笑:“既然如此,穆兄更应该放心便是。”
    “许兄此言何意?”
    许晋悠悠道:“如此神酒现世,定然会被哄抢,但是,其造价定然远高于小二娘!”
    “穆兄家底雄厚,只要将小二娘的价格降低,凭着长久的招牌和质量,定然能风靡全城,届时,再出手向那范蠡购买酒方,他岂有拒绝之理?”
    穆良闻言,果然是定了心神,微微颔首,拱手道:“还要多谢许兄及时点醒,老夫险些酿成大错!”
    “嗯?”
    迎着许晋惊疑的目光,穆良也是四下打量一下,看到周围没人之后,轻声道:“许兄,不知你对当今朝政感觉如何?”
    穆良此言一出,许晋面色微变:“穆兄有话直说便是!”
    穆良微微颔首,眼中闪过一丝深沉之色:“许兄,你我相交多年,如今我也就有话直说了。”
    “自从祁王挟持天子之后,宫中血流成河,前六部尚书,五位皆是被抄家,我们虽然官生一品,只是他临时推出来的劳工罢了!”
    “一但等到四方靖平,他下一个收拾的就是我们,且如今朝廷是个空壳子,我们坐在这个位置,形如鸡肋啊!”
    许晋的面色同样是复杂无比,长长的一叹:“若非今上软软无道,怎会有今日?”
    “祁王……有枭雄之姿啊!”

章节目录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笔书千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书千秋并收藏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