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安,城王府。
    花园中的凉亭中,一个青年一脸的沉郁,轻声道:“消息确切否?”
    “自然是确切的!”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一脸的肃然:“而且,这两日,一直在我们府周围监视您的人也都消失了!”
    “坊间传闻,祁王殿下被封为摄政王这件事有些蹊跷,有的猜测说是……”
    “是什么?”
    那青年面色冷毅,凌厉的目光投射过来,那中年连忙低下头去:“传闻说,祁王殿下行了大逆不道之事……”
    看着自家主子面色逐渐沉了下去,那中年连忙补充道:“殿下,此事也只是传闻,小人也是道听途说,不一定是真的!”
    那青年顿了片刻,问道:“本王听说,那昏君要以二哥和景阳皇姐为质,送往敌营?”
    “正是!”
    戚德颔首道:“正是那一日,陛下封祁王殿下为摄政王!”
    “呵呵!”蔺晨突然笑了,看了戚德一眼:“这就对了!”
    “怪不得朝中六部尚书一下子折了五位,没想到二哥竟然这么大的魄力!”
    “这倒符合二哥的性子!”蔺晨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小孩子一般的笑意,许久之后,才开口道:“准备车架,我要进宫一趟!”
    “殿下!”
    戚德听到主子要进宫,顿时面色一变:“小人以为,您此时还是不要插手此事才好!”
    “放肆!”蔺晨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那昏君败坏我靖国基业,靖国六百年国祚,危在旦夕,如今二哥挺身而出,独挑大梁,本王虽然并无经世之才,却也可以做一陷阵之将!”
    “这天下本就是我蔺家的,我管自己家的事情还叫插手吗?”
    戚德看到自家主子动了真气,自知说错了话,连忙赔罪:“请王爷赎罪,只是如今朝局不明,万一祁王殿下对您……”
    话说了一半,又止住了,蔺晨的面色平静,一双眸子透着深邃的幽光,许久之后,吐出一句:“那是我二哥!”
    ……
    皇宫之中,蔺颜静静的坐在御书房中,听到长孙无忌道:“王爷,如今坊间已经有了关于您的传闻!”
    蔺颜脸上露出一丝淡笑,对此并不意外,端着茶杯,笑着道:“怕是那些所谓的名流大儒吧!”
    “正是!”
    长孙无忌眼中露出一丝深沉:“在下以为,王爷您要早日摆明立场!”
    蔺颜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轻声道:“有话直言!”
    “您是准备取而代之,还是留而用之?”
    长孙无忌没有丝毫的忌讳,一双眸子也是毫无惧色,直直的迎着蔺颜的目光。
    “取而代之如何,留而用之又如何?”
    长孙无忌面色不动,心中却是猛地一松,揪着一脚的手也是缓缓松开,“若是取而代之,您应早做打算,不管是朝中,还是民间,亦或者是地方,都应该早做谋划!”
    “若是留而用之,应当奉天子,清君侧,铲除异己,牢牢地将那位抓在手中。”
    看着老狐狸一脸的阴诡之色,蔺颜淡淡的道:“如今的靖国,风雨飘摇,不易大动!”
    “在下明白了!”
    长孙无忌笑着道:“不过,若是如此,王爷您应回府安寝,恢复早朝,这御书房也不能一直占着了!”
    蔺颜面色一怔,这些他倒是没有注意到,听到长孙无忌的提醒,才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明日早朝,也该让陛下露露面了!”
    “今晚,本王就回府安寝!”
    长孙无忌提醒道:“让陛下主持朝政可以,但是有些规矩……”
    蔺颜轻声道:“此事就让君无意教他吧,他若是不傻的话,应该能认清局势!”
    “如此最好!”长孙无尽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只是两日时间,如今我们已经募集将士九千多人,虽然大多数是新军,但是皆是青壮,若是照此情况,七日之内,完全可以拉起一支三万大军!”
    蔺颜微微摇头,轻声道:“这前两日乃是高峰期,再过两日,长安附近该参军的人也都差不多了,所以,唯有等!”
    “若是西境那些逃兵还愿意归队,拉起五万人也不在话下,若是他们避世不出,三万人也悬啊!”
    长孙无忌认同的点了点头:“王爷,您真的准备用那些囚犯?”
    “为什么不呢?”蔺颜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若是能将这些囚犯用好了,未必不能成为一支劲旅!”
    “名字我都帮他们想好了,本王相信,他们不会让我失望的!”
    长孙无忌苦笑摇头,虽然自家王爷能力过人,但是此事他是着实不看好,和荀攸有着同样的忧虑,不求建功,但求不要弄巧成拙!
    “王爷,成王爷求见!”
    “成王?”
    蔺颜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倒是将他们给忘了,他和这位成王爷还是相当谈得来的!
    虽然只是穿越一年,但是前身的记忆却是实打实的存在的!
    印象中,这小子七八岁的时候就跟在自己屁股后边,偷鸡摸狗的事情交给蔺颜,背锅的自然就是蔺晨!
    两兄弟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却是自小亲近,甚至蔺晨这一年时间,蔺晨也是隔三差五的往他府上跑,下下棋,喝喝酒,两人相处倒也愉快!
    “请他进来吧!”
    蔺颜不知此次蔺晨的来意,但是他知道,蔺晨绝非愚蠢之人,想必如今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是蔺颜有着绝对的把握,蔺晨绝对不会反对自己!
    他生性刚毅,忠肝义胆,一丝不苟,自幼习武强身,研读兵法,也擅长统兵之道,十六岁时还随先帝上过战场!
    只是新帝登基之后,竟然忌惮他的权势,直接罢了他的兵权,将其软禁在京中,甚至时时刻刻都要监视,哪怕山河破碎,也不愿意让其上战场!
    三年前,西岐入侵,蔺晨长跪于金銮殿,请缨作战,没想到昏君不但不同意,甚至还强安上一个犯上作乱,图谋不轨的罪名!
    悲愤之下,蔺晨自此隐世不出,甚至三年来从未进宫半步,与朝中的一些文武也是断了来往,唯有与蔺颜不时往来,洽谈风月!
    ……

章节目录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笔书千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书千秋并收藏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