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清踩在空中,抬头望向穹顶,瓢泼大雨依然如注,像是天河被扯开了一个口子一样,倾盆洒下。
    只见她右腿后撤一步,左膝微曲,
    朝天出拳。
    拳意纯粹,拳力刚猛,一记重拳如同天神的鼓槌一般,狠狠砸出。
    黑云翻滚,雷声哑火,
    天穹上密布的乌云转眼间消散一空,夜空恢复了它原本的清澈纯净,半月高挂,繁星满天。
    少女忽的突前,冲入凝滞不动的泥流洪峰,一把抓住黑蛟尾巴,将他扯了出来,
    随后,洪勇的真身被狠狠的甩在岸旁的一座陡峭崖壁上,
    摔的他眼冒金星,七晕八素,
    接着,他巨大的蛟躯又被甩在另一座山峰上,
    “嘭,嘭,嘭,嘭.......”
    像是农家小孩抓到河里的黄鳝一样,甩来甩去。
    蛟龙之属,肉身强横,即使如此,洪勇此刻已经被摔的遍体鳞伤,身上一半的蛟鳞被摔的粉碎,露出里面的骨肉。
    秦清一把将他甩入江底的淤泥中,随后御空滑下,落在那艘画舫的船头。
    她还没有说话,那名赊刀人先开口了,
    “我只是路过,不关我事。”
    秦清这才收回目光,看向一旁战战兢兢的祖江江神,
    “我家主子说了,连道洪峰都拦不住,你这位祖江正神有点德不配位啊,既然如此,你可以给礼部写道请辞的折子了,我大秦不能让一个废物统领万里祖江。”
    芮祖儿此时已是意冷心灰,当她之前见到那名赊刀人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情闹大了,至于最后的结局,已经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像她这种河**怪之属,如果没有一座香火庙宇加持,修行之路将更为艰难,但她还能如何呢?
    面前这位少女口中的话,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和圣旨没什么区别了。
    “小神不日便会向礼部请辞,至于洪勇,恳请前辈能饶他一命,小神以后定会严加约束。”
    秦清呵呵一笑:“自身难保竟然还给人求情?”
    芮祖儿神情黯然道:
    “我与他仍未化形之时,便已经认识了,上千年的交情,小神不忍他就此身死道消,还请前辈开恩。”
    说完,这位大秦排在第二的江水正神,双膝跪地,
    一旁的赊刀人竟然破天荒的,为她开口求情,
    “请秦姑娘暂且放她二人一马,墨轲愿意做保,他们俩以后若是再做出什么糊涂事,不用秦姑娘动手,墨某立时便让她二人魂飞魄散。”
    秦清挑眉看向这位墨家赊刀人,冷冷道:
    “你的刀赊给谁了?”
    墨轲笑道:“卢东珠。”
    秦清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说道:
    “这事我坐不了主,得我家主子同意才行。”
    墨轲揖手笑道:“当然是听秦王的。”
    ......
    ......
    嬴贞打着哈气,半躺在芮祖儿那方宝座上,手掌在屁股下的金色垫子上按了按,又捏了捏,
    “不错,上等的冰丝,内里裹着的应该是竹叶?”
    芮祖儿恭敬的伫立在旁,赶忙答道:
    “回秦王的话,内里的填充是祖江的一种水草,名为冰心藻,离水不枯,香味清淡,叶子韧性极好,很适合拿来做垫子。”
    嬴贞点了点头,转而又看向凭栏而立,一脸笑容的墨轲,
    “你多大了?”
    墨轲笑呵呵道:
    “不大不大,七十来岁,正值壮年,”
    嬴贞咧了咧嘴:
    “一把年纪了还装嫩,你们赊刀人的事迹我倒是也知道一些,听说你们对于买刀之人的选择极为苛刻,因为随着买刀人修为的提升,你们自己本身便可以从中得到几分回馈,所以说你们的赊刀对象,要么是修为绝高之人,要么是天赋惊人之辈,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将刀赊给卢东珠?她既不是武夫也不是炼气士,除了心机深沉,长的漂亮之外,可以说一无是处。”
    墨轲听完,顿时忍俊不禁,眼前这位大皇子和卢家小姐之间的那些事,在皇城几乎是无人不知,所以他听到嬴贞口中带有偏见的挖苦,丝毫不觉得意外。
    “不瞒秦王,说句心里话,真实的情况是,墨某的那柄刀,配不上卢小姐,我周游太平洲十余年,所遇天资卓越之人,卢小姐不做第二人想,说实话,一开始我根本就没有抱希望,而卢小姐也一直都是拒绝的,结果前段时间卢小姐突然派人找到我,说可以买我的刀,但前提是要我为她做一件事。”
    “可以想象,墨某当时的兴奋实在无法用语言表达,别说一件事,十件百件我都答应,卢小姐的修行天赋之高,实乃生平仅见,加之其被国师收做关门弟子,将来的前途实在是不可限量,所以这桩买卖,实际上是墨某赚大发了。”
    嬴贞点了点:
    “嗯嗯,看的出来,你现在笑的跟朵花似的,可以想见你当时该有多兴奋。”
    墨轲双手托在围栏上,一个劲儿的笑,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现在已经爽的不行了。
    秦清在一旁好奇道:“国师的关门弟子不应该是白裕吗?”
    墨轲笑着解释道:
    “白裕差的远了,他只不过是对外顶着个关门弟子的名头罢了,明白人都看的出,卢东珠才是国师托付衣钵的对象,”
    这时候,嬴贞眼神奇怪的看向秦清,皱眉道:
    “你不是跟我说过卢东珠的天赋差劲的很吗?怎么到了别人嘴里,就成了万中无一的天子骄子了?”
    秦清一愣,装模作样道:
    “清儿说过这话?没有吧?”
    嬴贞佯怒道:
    “怎么没说过?你当时说:这个贱人一般的很,你敢说这话不是你说的?”
    秦清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赶紧解释道:
    “主子误会了,我那句话的意思是,跟我比,她一般的很,但要是跟别人比,她还是可以的。”
    在场的几人都能听的出,她纯粹就是在狡辩。
    嬴贞无奈的摇了摇头,秦清看不惯卢东珠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里面多少也有点受自己影响,因为他也看不惯卢东珠。
    “把那个洪勇带上来吧。”
    “好嘞!”
    秦清见嬴贞岔开话题,没有继续向自己兴师问罪,开开心心的掠出画舫。
    眨眼功夫,衣衫尽碎,鲜血淋漓,恢复人身后的洪勇,被秦清一把扔在了船头甲板,
    嬴贞身子探前,双目直视面前这位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都略显不够的冲江水神,笑道:
    “听说你要淹死我?”

章节目录

可怕的大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圆盘大老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圆盘大老粗并收藏可怕的大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