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宁安提的这桩合作,怎么看都没有问题,但直觉告诉陆大将军,月宁安肯定另有所图,但陆大将军仍旧答应了,并且什么也没有问。
    月宁安朝陆大将军笑了笑,同样什么也没有说。
    这桩合作,对陆藏锋来说有利无害。
    且,西域这么大,就算陆藏锋不答应跟她合作,她也有别的办法,把陆藏锋手下那些人支开。
    打铁趁热,趁着路上无聊,月宁安又与陆大将军将合作的细节敲定,并且拟定成文书,双方落印为契。
    收到陆大将军落下私印的契约,月宁安不由得笑了:“没想到,到西域第一桩大生意,是跟你做的。”
    先前她在西域卖了不少货,可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合作,真正长久的生意,也就陆藏锋这一笔。
    “我也没想到,你会要我签契书。”陆大将军收到盖有月宁安私印的契书,也颇为感慨。
    他没想到,他跟月宁安之间,还需要这破文书,实在是……让人唏嘘。
    要是赵启安那小子知道了,怕是要笑死他。
    “这又不是我们俩的私事,这是月家商行与边军的公事,公事自然要公办。”在商言商,她手下养着一大批人,身上还背着一个十年的比试,别说酒水这么暴利的生意,就是一根针一缕线的小生意,该拟契书还是要拟契书,该她的收益她也要极力争取,一毫一厘都不让。
    “你这么说,倒也对。”陆大将军瞬间就觉得手中的契书,它顺眼了!
    这桩合作是公事,月宁安有事瞒着他,那就瞒着他吧,左右他早晚会知道。
    陆大将军将心事放在一旁,在月宁安的照料下,静心养伤。
    不管月宁安要做什么,他得先把伤养好……
    月宁安与陆大将军来时都是日夜奔波,回去却是不急,再加上陆大将军有伤在身,月宁安特意的提醒大石等人,让他们不要急着赶路,一切以稳妥为主。
    除了皮货店的老板外,大石那群人皆是第一次外出。走出冰天雪地的雪龙国,外面的一切对他们都是陌生的。
    面对陌生的一切,难免会惶恐不安,不知所措,更害怕自己做错事或者做得不好,惹得月宁安不满。
    大石等人一路都战战兢兢,每天都绷得紧紧的,对眼前的一切充满好奇与期待,同时也很彷徨与不安……
    “我第一次被老头丢进商队,带着商队去南边走商的时候,也跟他们一样,即期待又不安。”月宁安并没有做什么,来缓解大石他们的不安。
    离开自己熟悉的人与物,离开舒适的生活区,闯入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的命运,是个人都无法平静。
    这个时候,旁人说再多都无用,还得靠自己调节。
    这是她过来人的经验。
    “我第一次带商队,什么都不懂,怕下达的命令不对,会惹人笑话,就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能自己动手做的,绝不命令别人动手。”
    “我还记得,我当时生熬了三天三夜,熬的眼睛都红了,困的都睁不开眼都不敢睡。我害怕一合眼,我就再也睁不开眼;也害怕一合眼,我在荒郊野外,押货的人把我的货劫走了,更害怕遇到天灾人祸,保不住手中的货,让老头失望。”
    “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要是再来一次,我想……我可能就没有当时孤注一掷的勇气和决心了。”
    明明很害怕,明明很不安,但还是努力走出舒适区,拼尽一切去赌一个更好的未来。
    当年的她,真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子大的惊人。
    反正,换作现在,她肯定不敢那么虎,跟着一支不知会不会反咬她一口的商队,就走南闯北的。
    “所以,小宁安……是世上最棒的小宁安。”陆大将军伸手揉了揉月宁安头,无声的安慰道。
    月宁安的过去,是他不曾参与过的。
    虽说,过往的苦难与无助,造就了现在的月宁安,但也在月宁安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如果可以,他不希望他的宁安,经历、遭遇那些苦难……
    “我也觉得,小宁安棒极了!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么棒的小姑娘!”月宁安一脸骄傲,夸起自己来,半点也不脸红,特别的理直气壮:“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像我这种即漂亮能干、又聪慧通透的小姑娘?”
    陆大将军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伸手,捏了捏月宁安的脸,笑道:“这也没有多厚嘛!”
    月宁安一脸骄傲:“那是,我脸皮薄着呢。我自我评价的时候,一向很谦虚。”
    “谦虚?”教月宁安识字的先生,怕是对“谦虚”二字的解释不够到位,让月宁安误会了这两个字的意思。
    “怎么?我不够谦虚吗?”月宁安笑的一脸温柔,右手却放到陆大将军的腰间,捏住他腰间的软肉……
    陆大将军:“……”他这是被威胁了?
    陆大将军默默地看着月宁安……
    月宁安手腕微动,拧着陆大将军腰间的软肉,笑的更甜了:“怎么?我不够谦虚吗?”
    感受到腰间的闷痛,陆大将军忍不住勾唇轻笑:“我想知道,你不谦虚的时候,怎么评价自己?”
    “我这么谦虚的人,怎么可能有不谦虚的时候!”月宁安一脸无辜!
    “好吧,是我错了。”陆大将军忍不住,笑了出来。
    果然,他对月宁安的脸皮厚度,存在着巨大的误解!
    陆大将军默默求饶,月宁安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一路上,两人只谈风月,不谈其他,时间过极快,这一路也过得极为舒心。
    心情极好的陆大将军,伤势也好得也快。
    半个月后,陆大将军的伤势好全,一行人也回到无雷国。
    月家商行的人早就走了,但商管事带着数十车黄金和西域的特产在无雷国等月宁安。
    商管事手中的货物已全部脱手,并用采购了大量的西域独有的药材、香料与种子。
    他正要带着商队返回大周,途经无雷国补给,得知月宁安去雪龙国救人,放心不下的商管事,硬是在无雷国等了两天。
    好在,黄天不负有心人,商管事等到了月宁安平安回来!
    看到月宁安从马车上下来,商管事差点哭了……
    他此时的心情,就如同当年,得知月宁安小小年纪,跟着陌生的商队走商一样。
    每一天都在担心,只有亲眼看到月宁安平安回来,他才能真正放心……

章节目录

孤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阿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彩并收藏孤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