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日子还是要过,老叔怎么说,就怎么做吧,反正她是妖怪,能活很久,总有相见的一天。
    山崎感受到谷灵儿的放开,欣慰之余,也就摸着胡子继续观察。
    看街面上的东西——许多泥捏木雕的佛像,礼佛的用具,便知道如今大赵的佛门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
    论蛊惑人心,当真无出其右。
    再看那边,酒楼茶舍上公然悬挂标语,不准佛门信徒入内。
    也显示出大赵的儒佛之争,以及新赵王的不得人心。
    否则这东西也不敢挂出来,这是吃定了朝廷不敢用武力强迫人信佛。
    而显然,这是朝廷内有许多官员私下里抵制,向外传递朝廷的局势。
    也就是说,大赵朝廷内部分歧严重。
    若不是在场面上,是新赵王胜了一场,逼迫大周停战,那大赵的局势会更坏。
    如今嘛,就算群雄并,大约也不会伤及根本。
    但大赵会亡,依然能够看见,只是多久,就不知道了。
    ……
    一晃十年过去,赵都俨然成了佛院,除了一小撮儒,百姓大多成了佛徒。
    信的多深不好说,但家家户户都有佛龛,供奉一两个菩萨佛祖,张口闭口阿弥陀佛。
    不说天天烧香,初一十五那两天是肯定要拜的,再加上各种佛诞,整年忙的就是是拜佛了。
    寺院到处都是,一到忙的时候,那香火跟烧火差不多。
    又十年,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是在赵都,蔓延赵境各大城池。
    再十年,大赵所在的东南,正东,部三块区域,纵横六千万里的疆域内,佛门已经深入人心。
    便连儒也败下阵来,因为现在有了另一个儒——佛儒。
    佛与儒之争变成了儒道内部之争,佛门也就清静多了。
    只是大赵的内政军事变得一塌糊涂,因为大家全都跑去拜佛去了,不事耕作生产。
    士兵都没怎么参加训练,三天打鱼十天晒网。
    商人出行是安全了,但请个人得累死,人家一年到头要请假去拜佛,还不能不让。
    总算还有奴隶撑着,有妖仆可用,让大赵能够继续运转。
    只是物价高腾,民不聊生,符箓雷丸什么的法器就别提了。
    民众的钱都买香火烧了,捐给寺院了。
    寺院反过来救济民众,说我佛慈悲,普渡众生,一碗稀粥就让人感动了。
    这因果真不知道,怎么算才好。
    反正在山崎看来应该是恶,而不是善,不过若真是顺应天意的亡赵之举,那就是有功德的。
    而佛门大兴,恐怕就是后者。
    ……
    凌海国历171年1月1日,东胜神洲西北部,北方部族经过多年休养生息,吸收大赵的逃民,从获取化与技术,终于聚而成国了,国号大琻。
    拥有雄兵数千万,对大赵虎视眈眈。
    与此同时,大赵境内武备松弛不堪一战,民众没有丝毫大战的心思。
    大多数连饭都吃不饱,只等着寺院施粥,然后等死,死后好到极乐界,或者来再投胎去给好人家。
    都没想过,人人去个好人家,人家得生多少,才能让他们投胎啊。
    ……
    11月,北方普降大雪,随后越来越大,演变成几十年未遇的暴雪。
    大琻百姓的无数牲畜被冻死,天气冷得便是吃都烤不熟。
    大琻无奈,只得徒步南下讨食。
    不想外表光亮的大赵军队实力如土鸡瓦狗,一触即败,大赵门户全开,任由大琻南下。
    部落之民组成的大琻也没有客气,倾巢而出,南下搜刮粮食物资。
    汇集大赵的符箓法器,组建精锐。
    利用大赵日行千里的战马重新组建铁骑,加快掠劫速度。
    消息迅速随难民传播四方,战报传至赵都,让武百官大惊失色。
    赵王亲至国师佛院,求助佛门,但佛门这次没有答应。
    实在是不敢答应,担心拐弯抹角的再与道门对上,这次可没有紫微兵符可以交换了。
    而借此机会,佛门干脆退出朝堂。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不行杀戮之事,然国事体大,陛下有些事不得不做,我等出家之人不便置喙,只能挂冠而去。”
    ……
    佛门甩袖子退的干脆,赵王却傻了。
    这就好比是先扶他上房,然后抽梯子,让他在半空挂着。
    大赵三十余年来佛进道退,佛门霸占了三十年国师之位,佛门现在突然撂担子不干了,他上哪里找人顶替?
    虽然他是佛门信徒,但他也是帝王,帝王心术还是有的,想的自然不少。
    却是越想越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漫步间,不知不觉的走到一僻静的精舍处,其外的守卫向他行礼,这才清醒过来。
    只是,赵王看着精舍却脸色难看之极。
    因为里面关着他父亲,前赵王。
    他曾经自我了断,但佛门又把他救了回来,然后为了防止他死了,强行渡化他。
    结果却罕见的没有成功,致使他成了一个疯子。
    ……
    “失魂落魄的小儿,滚进来。”
    “啊?”
    赵王一惊,难道老头子没有疯?一直在装疯卖傻?
    “老子让你滚进来,没听到啊!”
    “你……”
    “不进来就滚,滚滚滚!”
    赵王听父亲这么说,反而安心了,装着胆子走了进去。
    前赵王一身破破烂烂的灰袍,须发乱蓬蓬的,脸都看不清楚了。
    他倒立在炕上,看见赵王进来,翻身来。
    “小儿,你惨了。”
    “父亲你是真疯还是假疯?”
    “蠢货,真真假假有什么区别,我就是我,懂吗?”
    “不明白。”
    “跟你这蠢货说不清楚,说正事。”
    “你还有正事?”
    “大赵已经被你治理烂了,知道不?”
    赵王不服,“笑话,本王……”
    “呸,你算什么王?傀儡王?没了佛门,你还剩下什么?”
    “本王兵甲上亿,九千万里疆域。”
    前赵王龇牙咧嘴,“那是你老子我给你掙下来的基业,能小子三十年就败光了,这一点你真的是历代赵王里最强的。”
    “胡说八道!”
    “我胡说?我替你算过了,三十年一人,上一代战兵老的老退的退,这一赵民自小受佛门熏陶,除了拜佛,恐怕什么都不会,你让他们拿刀枪,他们都拿不动。”
    “大赵没你说的那么不堪。”
    “你是说家大族养的精兵吧,主弱臣强只会更糟。”
    赵王大惊,“你到底想说什么?”
    ……

章节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孤风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风寂并收藏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