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过就好了
    “你通过了,治好了伤势,但是再也不能离开?”白蘅已经猜到。
    洛都无奈的点头:“能参加守墓人选拔的,都是重伤垂死的元婴真君或化神尊者,成则分配在墓中各处成为考官,败则沦为守关恶灵。”
    沉默了一会儿,洛都将白蘅板过身,看着她的眼睛开口:“蘅儿,在渡劫飞升前我都无法再离开神墓。第二关过关的最长时限是八十日,如今距你入金桥已快二十日,这意味着我能陪你的时间最多两月……”
    “所以……小叔……只是两个月,你要我吗?”白蘅轻声问。
    洛都用轻柔的吻回应了她。
    “只要蘅儿愿意,哪怕是一天,甚至一个时辰我也要。”他贴在她耳边柔声道。
    白蘅抱住他,踮脚将唇送上。
    他一寸寸品尝了粉嫩的唇瓣,认认真真舔舐过每一粒贝齿,方更深的探入,卷出她的小舌吞进嘴里,细细碎碎的吮吸。
    吻到深处,强压的欲望再度叫嚣起来,白蘅渴望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恨不得现在就被他肏上两个时辰。
    然而先前他的拒绝到底给了她顾虑,最后也只是将手搭在他的腰间没有更进一步。
    她也不是非要他的身体不可,有他在总归是安全的,大不了她每日自己缓解。
    然而情到深处自然上手,面对阴差阳错久别多年的爱人,她温软的身子在怀中便是最大的诱惑,此前若非心有顾虑,他岂有不想要的道理。
    不舍的结束了吻,洛都目光灼灼的看着白蘅:“蘅儿,你……真的愿意给我吗?”
    白蘅笑了笑,发红的眼角媚人,然而她的眼神也很坦荡:“小叔,你既能将我从金桥带出,想必也都看到了我的情况……我已经给不了任何承诺,但我现在需要一个男人,更希望那个男人是你……”
    话未说完,她的唇再度被封上。
    对洛都而言,这就已经够了。
    他飞升前出不去这神墓,而修道者万千飞升仙界不是说说而已,任何人都有失败的可能。
    即便是她愿意,他也不会和她缔结契约,不会让她离开神墓后独自遥遥无期的苦守。
    拥有过就好了。
    这两个月她完完全全属于他就好了。
    他一手拖着她的后脑,一手摸索着解开她的衣衫,因为动作不熟练颇废了不少事,一急索性用了法力,将她剩下的衣服都扯成了碎片。v
    而他的衣衫本就是皮毛所化,心念微动便化作虚无。
    两人赤裸相拥,唇舌绞缠的同时,也投入的抚摸着彼此的身体,最私密的地方一次次摩擦触碰,挑动着彼此更深的欲望。
    他推着她靠在门边,抬起她的左腿,腰腹微沉终于将性器送入她的体内,仰头发出声低哑的嘶吼。
    “蘅儿……你……好暖和……”
    白蘅软软的靠在门框上,右腿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左腿搭在洛都的臂弯里,面色潮红满目春情。
    听闻他的话,她喘息着低头看去,只见他狰狞的性器插在花穴里,只觉得渴望更深。
    娇躯随着他的肏弄荡漾(洛都,高H,洛都初次,舔穴,男配慎入)
    好粗大啊,和舅舅的也差不多了呢……难怪这么舒服……
    “小叔……快动啊……”她的声音里是平时绝不会有的娇媚。
    洛都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刺激,用力将性器继续顶入,直到抵在花心处才不得不停下。
    赞叹着此事的舒爽,他慢慢的后撤又再度顶入。
    越是成熟的男人越知道谋而后动。
    他元阳之身尚在没错,但自从当年决定娶她开始,他就在做着可能需要的一切准备,这其中就包括房中术。
    本想着新婚之夜定不能让她太疼,如今这点是不必了,可她已经有过别的男人,他如果做得不如别人,岂不是让她瞧不
    起?
    被心爱的女人在床上瞧不起,男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的,心里装着这个念头,洛都可不愿随意。
    本就被狼舌进出过的花穴,在粗长肉棒的抽插下完全打开,濡湿温暖的肉穴将性器包裹其中,不时的吸夹让他觉得舒爽无
    比。
    “好舒服……蘅儿,你……怎么这样紧……”
    白蘅也不回他的话,半眯着眼低哼呻吟,雪白的藕臂不用力的搭在他腰间,偶尔抬臀迎合着肉棒的进出。
    她的娇躯随着他的肏弄荡漾,雪白的双乳在眼前抖动着,看得洛都口干舌燥。
    为防门框弄疼了她,他单手垫在她身后,腾出的手掌握住左边的乳儿揉弄,薄唇凑过去将朱砂般的乳尖含入口中。
    快感从花穴深处荡出,胸前被他含弄得又痒又爽,白蘅难耐的呻吟,抬首将他的头按向胸前。
    洛都脸埋在绵软的乳肉中,口中含着朱砂舔吸吞吐,像是发现了新的玩具般爱不释手。
    “小叔……这边也要……”白蘅低语着,拢着另一只乳儿送到他嘴边。
    她动情的声音好似幼猫低泣,勾得她越发的神魂颠倒,肉棒不期然的更硬了几分。
    他一时间顾不上其他,放她双脚落地,单手拖着她的臀儿按向自己,又快又用力的挺腰抽送。
    两人耻骨相撞,肉体相击的啪啪声格外清晰,接连不断流出的淫水有些被打成泡沫,更多的顺着两人光裸的腿流了下去。
    肉壁与肉棒剧烈摩擦,心无防备,两人渐渐沉迷其中,纠缠许久后,白蘅瘫软在洛都怀中,容色娇媚的看着他。
    男人看着怀中少女面色绯红眼眸含春,才稍解的欲火顿时又剧烈燃烧,等不及她缓一缓,便抱着她朝屋内去。
    性器短暂的退出,洛都将白蘅放到桌上,而后低头含住她芳林间水润挺立的阴核,吸含舔弄,或时而轻咬……
    刚经历了高潮,阴户正是最敏感的时候,白蘅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刺激,啊呀着细声尖叫起来。
    “洛都……不要……受……受不住了……小叔……别这样……”
    她挣扎着要躲开,可论修为论力气她如何是他的对手,被他单手便轻易制住。
    而他的另一只手,则对着她玉白的双腿爱不释手的抚摸。
    他爱极了她的双腿。
    他曾经真的只将她当做晚辈对待,然而随着女孩长成少女,纤细的身子变得挺翘,可爱的眉眼变得娇妍,他渐渐被迷了
    本文后期唯壹更新網阯:яóひΓΟūωひ.ìǹ
    --

章节目录

仙道五人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爱枫林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枫林晚并收藏仙道五人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