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五人行 作者:爱枫林晚

    贪欲(温延年,H)

    白蘅沉默了。

    她是不在乎流言蜚语的,但孩子也能不在乎吗?

    或者说,孩子长大后也许不在乎,但幼小的时候呢?

    “蘅儿别急,时间还充足,你可以慢慢考虑。”他声音低沉温柔,轻轻含住了她的耳垂舔舐。

    “嗯。”她低低的应了一声,随着他的挑逗,下身有股热流涌出。

    她早已习惯了和身后的男人欢好,却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密至此,既忐忑又刺激,腿间竟是悄然湿透了。

    而他勃起的性器,正隔着衣物抵在她的腿间摩擦。

    “温哥哥……”

    “蘅儿别乱动,我设了隔音结界,别人只会以为我们在说亲昵话……”

    他话是这么说,手上却放肆起来,在她的腰间抚摸着。

    温延年始终御剑飞行在万法宗和天剑派的队伍后方,在其他队伍的前方,所以别人看不见他的动作,只能瞧见他一直在低声与白蘅说话。

    可实际上,他的手一路放肆,抚摸过她的腰肢,又缓缓下移,隔着裙裳揉按起她的阴核。

    大庭广众之下被他亵玩,情潮来得格外的汹涌,白蘅张口无声的喘息,却又不敢乱动让旁人看出端倪。

    花穴里好痒好空虚,想有什么东西插进去……早知道……早知道她就把他们的玉势插在花穴不取出来了。

    “蘅儿,你昨晚和大哥双修,今早又陪阿霖和阿景,是不是……太忽略我了……”温延年轻咬着怀中姑娘的耳垂。

    “可是……昨晚不是温哥哥自己离开的么……”白蘅委屈。

    如果温哥哥想和表哥一起的话,她也是喜欢的啊。

    “可蘅儿没有留我……”他低叹,张口将她的整个耳朵含进了口中。

    他揉弄阴核的力道越发的重了几分,另一只手上移覆在了她的胸脯上,隔着衣衫揉捻她的乳尖。

    白蘅想起,自己身上的这身衣服,正是早晨时温延年给她选的。

    这衣服表面与别的仙裳并无区别,实则有水火不侵的作用,还自带一定的防御力。

    同时……这衣服很薄,看着毫不暴露,实则像一层薄纱。

    所以他隔着衣裳玩弄她的身体,真的是一丝阻碍也没有,轻而易举的挑动着她所有的敏感区域。

    光天化日之下,他这般胆大妄为,白蘅却是提心吊胆害怕被人发现,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刺激下,身体越发的绵软。

    怀中的娇躯在颤抖,温延年目光深沉,手指隔着布料插进了她的花穴里,快速的抽插起来。

    布料被带入花穴里,随着手指的进出而摩擦着肉壁,白蘅难耐的夹紧了双腿,好艰难才忍住了叫声。

    然他却不肯轻易放过她,舌尖绕过她的耳朵,模仿着交欢的动作在她耳蜗里抽送。

    覆盖在胸上的手也在不停的轻拢慢捻。

    三处一起刺激,又是在这样禁忌的场景,白蘅很快就泄了身,腿间黏糊糊的湿了大片。

    待平静下来,她轻哼了一声,生气的不想理身后的男人。

    温延年却笑着,将从花穴里抽出的手指放到嘴边舔了舔,戏谑道:“蘅儿刚才不是也很快活吗?”

    白蘅咬牙。

    她素来知道大师兄的温文尔雅不过是表象,可他今日也太过分了。

    “蘅儿……”他凑近她耳边,“虽然我是个男人,可不代表我不会嫉妒……偶尔,你也要主动想我啊……”

    白蘅没由来的心悸了一下,方才的不高兴忽然就没有了。

    ……是她没有做到一视同仁。

    他们四人都比她年长,但因为性格的缘故,韩意之和温延年总是照顾着她和陈霖、柳景。

    习惯了被照顾,便时常忘了回报。

    “对不起……”

    温延年默然的拥住了她的腰肢。

    该说对不起的是他,对她生了贪欲,哪怕不能独占,也想要更多一点。

    雾中

    不知何时,山间忽然弥漫起白雾。

    不过是几百米的距离,白雾已经浓郁到遮蔽阳光的地步,若非众人都是修为高深,只怕已经看不见彼此。

    绕是如此,大家也不敢大意,偏神墓入口还有好几里路,众人停下略做商议后,决定落地行走。

    如此一来队伍就紧凑了些。

    落地后队伍自然变得紧凑许多,虽大体上还是各派抱团,然关系好的已在慢慢靠近。

    其中典型的就是逍遥派与桃花岛。

    逍遥派与桃花岛之间渊源已久,连续几代掌权者都是至交好友,后来又有白蘅作为纽带,两派之间关系更是亲密。

    从桃花真君招呼都不打就可随意进入逍遥山,便可见双方关系。

    此次进入神墓,万法宗、天剑派、逍遥派分别是十人,其他九大派分别是五人,加上小门派及散修联盟竞争出头的人,一共是八十二人。

    这些人中实力最高者金丹后期,实力最弱这辟谷中期,因天赋不同、年龄不同,众人中并非是门派排名靠前的就更强。

    韩意之实力在众人中能排前三,故而他带着桃花岛与三大派一起走在队伍前方,也没人敢说什么。

    进入神墓探索,是为自己也是为门派,只要还未到真正争夺时,抱团取暖有益无害,逍遥派和桃花岛的弟子自然也不会介意。

    于是韩意之与温延年一左一右,正好将其他男子与白蘅隔开。

    温延年的私心且不说。作为一个将妹妹当做半条命的哥哥,韩意之实在无法忍受随便哪个男人看见他妹妹就精虫上脑。

    虽然他和蘅儿走得太近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下身就控制不住的硬了。

    ……他最喜欢妹妹叫他好哥哥了,尤其是床上被他肏哭的时候。

    这么想着,韩意之就不由得再靠近白蘅一些,将她的手牵着。

    有白雾遮挡,能看到这一幕的也就身后逍遥派和桃花岛的弟子。

    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兄妹,只当他担心白雾中有变,所以格外护着些,便也不觉得诧异。

    温延年和韩意之一左一右,姑娘们难免羡慕,但想想白蘅四十年金丹后期的修为,便连嫉妒也生不起来了。

    她们要是有个弟弟妹妹那么天才还乖巧,保准比桃花岛少主宠得更过分。

    却谁也不知道,那衣袖遮掩下面,两个男人仿佛约好的般,对掌心的柔荑轻轻揉捏,不时的在她手心里轻轻勾画。

    白蘅被他俩挑逗得心里痒痒的,花穴里也是痒痒的,腿心流出的水液把里裤都打湿了,偏还不能发作。

    但他们也是很有分寸的。

    到神墓入口千米范围内,白雾越发浓郁了,单凭肉眼连身边人都看不见,用神识也只能探查到十多米的范围。

    真要做什么坏事,这时候才是好时机,以他们的法术造诣做些遮掩,就算边走边将白蘅搂在怀里肏哭也没人能发现。

    但他们反而认真起来,牵着白蘅的手之余,另一手都握住了自己的武器,神识开到最大范围,每一步都很谨慎。

    HαíταńɡSHUωú(海棠書屋),℃O ◣M

章节目录

仙道五人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爱枫林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枫林晚并收藏仙道五人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