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五人行 作者:爱枫林晚

    他的性器呢,他这一动,性器先往上顶再往下落,随着又在花心处磨蹭几回。

    白蘅心思都在温延年那边,完全没有防备到这一着,花穴遭受这一翻折磨,当即就低低的呻吟出来,随即咬唇忍住已经晚了。

    温延年和墨喋尊者都将目光落在她身上,眼睛里面蕴藏着欲火。

    知道这两人缠绵在一处是一回事,听见她媚叫又是另一回事了。

    迟曼真君

    大家好好的谈话,你们甥舅俩却还在享受,简直是过分极了。

    “所以你们觉得,这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墨喋到底是最年长的那个,开口结束了这场尴尬。

    等这丫头晋升元婴后再说,他非得把她睡了才行。

    找个合适的床伴可不容易,不熟悉的不行,太熟悉的不行,太黏人的不行,太冷漠了的也不行……

    这些条件都满足了,长得没他好看的他看不上,要追着他成婚的他也不要……

    上千年下来,没想到师兄这个徒孙将条件都满足了。

    “对方实力若有元婴后期,也用不着使飞针暗袭,直接将我禁锢了使用相见欢便可。所以对方的实力,应当是元婴初期或者元婴中期。”

    温延年说到这里,微笑着看向桃花真君。

    “女性,又能拿到水影蛇和灵蛇引,除非有人刻意陷害,否则……”

    “我与迟曼解契已有两个甲子,早已没有什么干系,若真是她对蘅儿与你下手,我不会包庇她。”韩伯信说着将白蘅往怀里搂了搂,“但据我所知,她这些年来倒是瞧上了延年你……”

    “迟曼?玉晨峰的那个小姑娘?”墨喋尊者挑眉,“我记得,她曾与你有过一段。”

    后一句话是对韩伯信说的。

    韩伯信垂眸,对上白蘅眼里的疑惑与好奇,不期然的添了愧疚。

    分明已是过往事,但若是可以,他并不想在蘅儿面前提及。

    但今日话到此处,又不得不提及。

    要说清楚为什么怀疑迟曼,就得从对方的人生履历说起。

    迟曼此人,出自逍遥山玉晨峰,白蘅和温延年都得唤一声师叔,是上一辈的小师妹。

    若说起刚入门那些年,迟曼在门中受欢迎的程度,大约还要超过如今的白蘅。毕竟白蘅性子冷淡,对于大部分师兄师弟而言都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因为种种原因,修道界向来男多女少,迟曼是上一代亲传中为数不多女弟子,天赋上佳、好学善问,加之性格活波,自然被师兄们喜爱呵护着。

    却也是因此养成了迟曼单纯又有些任性的性格,结果初次下山历练就和一个小门派的弟子暗生情意。

    长辈们自然不愿意自家优秀的弟子嫁去一个连名次都排不上的小门派,但架不住迟曼自己坚持,逍遥派也从不做仗势欺人的事儿,到底是同意了这桩婚事。

    迟曼与对方缔结道侣契约后,对方凭着双修的好处和妻子的支持,很快修为晋升并继任了门派掌门,夫妻俩也过了几十年甜蜜的日子,还生了个儿子。

    可到底对方一开始与迟曼相好就不全是因为爱慕,日久天长便生了厌倦,又不敢得罪逍遥派,便在私下里拈花惹草,直到被迟曼抓了个当场。

    被师兄们娇宠长大的迟曼哪里受过这种气,一怒之下杀了那对狗男女,带着儿子回了逍遥山,只是之后一直郁郁寡欢。

    桃花真君那时候刚晋升元婴期,正是意气风发时,来逍遥山办事时遇见了正伤心的迟曼,因着大家都是旧识,加之看不得美人落泪,便也安慰一二。

    人心易变(微微H)600珠加更

    一来二去两人倒是亲近许多,桃花真君再与友人去秘境探险时,便带上了迟曼,两人便是在探险过程中生了情愫。

    要说非卿不娶那是假的,但桃花真君那时也和前妻和离了十几年,难得有个喜欢的姑娘,也并不在乎迟曼的前情旧事,风风光光的将人娶回了桃花岛,连带着对方的儿子也视如己出。

    只是他未曾想到,第一次失败的婚姻已经让迟曼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姑娘了,新婚的甜蜜过后,问题渐渐暴露出来。

    迟曼先是搓窜着桃花真君去继承桃花岛主的位置,被拒绝后又让他去掌实权,接着还想将与前夫生的儿子记在他名下。

    桃花真君在上一代中也是天才般的世家子弟,既不笨也不傻,虽怜惜美人却不至于昏聩,对于自己不愿的事以及对方无理的要求,自然是都拒绝了。

    然迟曼被这接二连三的拒绝刺激到了,加之本就有些任性,夫妻之间的争执日渐增多。

    然后迟曼某次外出后,和灵蛇谷的谷主混在了一起。

    灵蛇谷也是十二大派之一,哪怕排在最末,那也是有权有势了,但比之桃花岛又还差些。

    迟曼念眷情人的百依百顺,又舍不得俊朗风流的丈夫,想两头瞒却没想过和问过两头愿不愿意。

    当桃花真君和灵蛇真君狭路相逢,两人打了一架后,桃花真君毫不犹豫的与迟曼解除了道侣契约。

    而迟曼三月后便嫁入了灵蛇谷。

    只可惜她的这第三段感情也不顺利,结契不过几十年仍旧以和离收场。

    而桃花真君不仅娶了新的妻子,还生了韩意之这个儿子,又继承了桃花岛主的位置。

    她让他继位,他不答应。娶了别的女人,他却答应了。——因为这种想法,迟曼厌恶韩意之的母亲,后来连带着也不喜韩意之以及白蘅。

    再后来迟曼便带着儿子回了逍遥派,安生了几十年后,不知怎的又看上了比她儿子还小的温延年。

    然而温延年表面温润如玉,对谁都是礼貌温柔的样子,实则内心里冷漠得很,兼之早早的掌了门派庶务,对人心诡计看得通透。

    连白蘅从小被他照顾着长大的,也都历经了许多磨难放得了他的信任,又怎会对迟曼的撩拨侧眼。

    之后迟曼还对温延年用过媚药,却是被温延年化解了,反遭了一番不客气的冷语。

    灵蛇谷不仅养蛇控蛇

    ΡΘ18.て△Θм

章节目录

仙道五人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爱枫林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枫林晚并收藏仙道五人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