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五人行 作者:爱枫林晚

    温哥哥不知去向,汤池里只有她和舅舅两人,舅舅靠在汤池边缘,她跨坐在他身上,他的性器还深埋在她的花穴里,将她的穴儿撑得满满的。

    她知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否则师叔祖不会在她有了温哥哥的情况下,又找了舅舅过来。

    “蘅儿是在生舅舅的气吗,醒了也不愿意看舅舅一眼。”桃花真君抚摸着她的背脊,声音温柔的道。

    她一醒来,穴儿就对着他的肉棒又吸又夹,他想不知道也难。

    “舅舅,我是怎么了?”她脸贴在男人的胸口处,声音闷闷的问道。

    此前欢好,表哥他们四人一起,肏弄一整夜她都受住了,这次竟被温哥哥和舅舅一起肏晕过去,她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而且温哥哥也不高兴了……虽然他们说过不会阻拦她和别人,但他们五人那般亲密无间,她做什么决定也没打算瞒着他们。

    哪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她还没来得及好好告诉他们,就发生了今夜的事。

    毫无准备的时候,就要和舅舅一起与她欢好,温哥哥心里自然是不好过的。

    “你中了灵蛇引,非平心静气不能调用法力,加之情兽余毒一起发作,身子最是敏感又贪欲,才会受不住晕了过去。”韩伯信手掌下滑,握住她丰盈嫩滑的臀瓣上。

    舅舅好厉害(桃花真君,高H,男配)

    “嗯啊……”他人没动作,只是肉棒在她穴儿里挺了挺,白蘅便忍不住溢出媚音。

    白蘅一时间没说话,捧着韩伯信的脸仔仔细细的瞧。

    舅舅也有双凤眼,面容英俊无暇,容貌与韩意之有六分相似,若以人间的标准看,就是个二十八九岁的儒雅郎君,倒更像是韩意之的哥哥。

    只是父子两的气质却不相同,很容易区别开来,表哥一眼看去就觉得他意趣又稳妥。

    而舅舅这双眼,撞进去就不由自主的觉得,好似他将全世界的深情都给了你,叫人如何招架得住。

    白蘅自问,若他不是舅舅,若她没有表哥他们,被这样一个男人追求的话,她也会忍不住答应的。

    爱不爱有什么要紧,重要的是在一起他一定会稳妥的照应着你,又能享受快活欢愉,待缘分尽了也能好聚好散。

    只这么想,就忍不住叫人心动。

    然后白蘅抑制住了这心动,单手遮住舅舅的眼睛,扶着他的肩头,将娇红的唇瓣送了上去。

    心动是不可能的。

    男女情爱是这世间最麻烦的东西,她从懂事起就见得太多,就算她是凡间女子也不愿意去为此磋磨时光。

    ……像阿娘那样遍体鳞伤,像阿爹那样疯魔发狂,又或者像今夜给她下灵蛇引的那位……她能修炼长生大道,能仰望成仙之路,又怎会让自己变得如此面目丑陋。

    她已经是父辈爱情的祭品,不会再去碰这噬心的东西,不会让旁人成为她爱情的祭品。

    桃花真君对情事自然是熟练无比,她的唇送上来,他便轻轻含住了,牙齿一点一点啃咬,舌尖一点点描绘,然后攻城掠地夺取香甜。

    吻渐渐热烈,他亦托着她的臀顶弄起来,粗长的性器镶嵌在窄紧的甬道里。

    层层叠叠的媚肉将入侵的肉棒死死咬住,即便她整个人的体重压下来,依旧是挺进艰难。

    却正是因此,肉棒和甬道内的褶皱剧烈摩擦,带来的快感强烈得无与伦比,迫得两人再无法从容亲吻。

    白蘅终是败在这欢愉里,双手撑着她他的肩,配合着他的顶弄上下起伏。

    韩伯信将她一只乳儿咬进嘴里,吞吐舔舐,用舌尖逗弄乳尖,更惹得她酥痒空虚。

    “舅舅……舅舅……啊哈……好舒服……舅舅……舅舅好厉害……这边也要……舅舅……”

    韩伯信腾了一只手出来,握住她空着的一边乳儿把玩,安抚了被忽视的不满。

    终于吃够了乳肉,韩伯信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身上的姑娘。

    “蘅儿……你好美……”

    纵观整个修道界,能在美貌上与她比肩的,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

    一甲子内达到金丹后期的天才难寻,若是顺利些,蘅儿甚至可能一甲子内突破元婴。

    届时她将会是整个修道界最年轻的元婴真君,光芒万丈睥睨天下。

    她早就不是那个娇弱的孩子了。

    他几乎想像得到,她会是他的最后一段情。

    在她以后,他怎么可能再对别的女子动心?

    可明知如此,他还是心甘情愿一头撞进来。

    就算注定要失去,有过,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和舅舅欢爱真的好舒服(桃花真君,高H,汤池,舔穴,指尖,男配慎入)

    韩意之四人和她一样,感情上都是理智慢热的人,平日里常是淡淡的温馨。

    那样灼热深情的目光是白蘅从未感受过的,不会动心也由不得动容,心口处被撩得痒痒的。

    白蘅捧住舅舅的脸,再次吻住他的唇,闭了眼与他纠缠在一起。

    别的不提,和舅舅欢爱是真的好舒服啊。

    她的花穴容纳性很强,即便舅舅的肉棒过于粗大,适应后仍不觉得难受,些微的酸胀与强烈的快感混在一起,叫人着迷发狂。

    淫水泛滥的顺着肉棒流出来,将两人腿间打湿得一片狼藉,又汇入汤池里隐没。

    舌尖都被他吮得有些麻了才被放过,耳垂却随即又成了他的战利品,逗弄吞舔,舌头模仿交合在耳蜗里进退。

    胸脯在他的手掌中,两个乳尖被磋磨得挺翘嫣红。

    舅舅一人,就控制住了她身上多处敏感地,极尽挑逗与爱抚,让她所受的刺激更上一层楼,终是抽泣着从花穴中喷了水。

    她软软的跌在他怀里,像一只被雨水淋湿的小兽,眼角的泪花惹人恋爱,却叫男人更想肏坏了她。

    韩伯信将她抱起来,性器不舍的从温暖了几个时辰的花穴里退出,将她仰躺着放在汤池边上。

    “舅

    ΡΘ18.て△Θм

章节目录

仙道五人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爱枫林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枫林晚并收藏仙道五人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