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五人行 作者:爱枫林晚

    拇指夹紧了,穴里淫水喷射而出却叫那软木挡住。

    她眼角带泪,且哭且吟,温延年抬眼望去,只见绝色的美人哭得梨花带雨。

    胯下的物件儿肿胀得不成样子,他也有些耐不住了。

    遂将软木取出来,性器抵在花穴口,挺腰用力送到深处。

    白蘅还未来得及抱怨突然的空虚,便再度被他填满,穴里含着温暖的肉棒,自然比冷冰冰的软木更加舒服   。

    她满足的喟叹一声,竟还有余力笑他:“温哥哥这样急着就进来了,还怎么作画儿呢?”

    温延年丢了毛笔,俯身掌着她的头亲吻她的唇,与她津液交换纠缠许久,身下也一下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挺动着。

    尔后他又用双唇叼住她的一只乳儿吸含了片刻,待两人都稍微缓解了欲望,他才直起身来,探手取出一方砚台。

    “水已有了,画布就在身下,待哥哥磨开了墨,可不就能作画了?”

    温延年笑着说罢,捏着软木塞将她的淫水挤出滴落在砚台里。

    耳后他又取了块红墨来,依旧是温文尔雅的解释:“这是天山产的红沙华,染在肌肤上半月才会消除,蘅儿可不能乱动,否则画丑了……”

    听他这话,白蘅哪里还敢乱动,咬牙僵住了身子。

    她可不想半个月身上带着丑陋的痕迹。

    温延年对身下姑娘的乖顺很是满意,一面缓慢的挺身往她花穴里戳弄,一面将红墨磨匀了,这才收起墨锭,又另取了一只画笔出来。

    细笔蘸了墨汁,轻轻的落在双乳间雪白的肌肤上,纤细柔软冰凉,比之前他单用毛笔逗弄时更加撩人。

    然白蘅却是咬紧了牙关,分毫也不敢动,连喘气也不敢厉害了。

    温延年的画技一向高超,前几日还在她手腕上绘过一只栩栩如生的火鸟。

    可若是画布乱动,那再好的画技也白搭。

    一株又一株血色的曼珠沙华在如雪的肌肤上绽放。

    温延年间或停歇思索时,还不忘了挺腰往花穴里抽插几回。这时候白蘅便也柔了身子,扭动着去配合他   。

    待得十余株曼珠沙华在她胸前成形,错落有致的形成一副画时,白蘅已被他抽插得高潮了两回,身子酥软得好似一汪水。

    收了笔墨,施法将墨迹尽数烘干,温延年双手拢住乳儿揉捏,俯身含住了那躲藏在血红色花朵间的朱砂痣亲吻啜弄。

    “温郎……你用力些……别再磨我了……”白蘅声音娇媚又委屈。

    温延年自然知道何谓适可而止,再憋下去,莫说她忍不住,他也要疯掉了。

    他只专心含弄乳尖,并不回答她的哀求,却用了动作去回应她,腰间用了力道,性器一下又一下有力的顶进花心里。

    白蘅被束缚了手脚不能去抱他,淫叫声越发的高昂销魂,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青丝铺散在锦缎上交织出淫美的画卷。

    温延年胯下越发的用力,眼神却变得温柔,隐约添了几分深情。

    白蘅无意间撞进他的眸子里,就此怔愣了片刻,然还未来得及思索些什么,又在他有力的冲撞下散了理智,只好哥哥、郎君的媚声呼唤。

    他将她肏得小穴喷水,才又换了频率,改用三浅一深抽送,俯身搂抱着她,与她温柔的缠吻。

    直到有了些许射意,温延年才放开她已被蹂躏得有些微红肿的嘴唇,两手捧住她的雪臀,在穴口处加快速度抽插。

    虽未顶到深处,却回回瞄准了那敏感的点,很快将白蘅再次送上高潮,他才猛然顶入花心深处,将滚烫的浓浆灌入她的子宫里面。

    白蘅情不自禁的闭上眼去享受这一刻极致的快感,身体发颤了好一会儿才缓下来,只是等她睁开眼时,温延年已不在水榭之中。

    中秋后番外:陈霖:墙内秋千(3950字,高H,口交,秋千做爱)

    陈霖走入水榭时,便看见绝色的美人身着轻纱被绑缚在桌案上。

    最先入眼的是那张开的双腿,腿心处带着红肿,尚有些许白浊从将要闭合的小穴里溢出,一滴滴从桌案边缘!往地上滴落。

    再往上,是一副在雪白肌肤上绘成的曼珠沙华图,嫣红肿胀的乳尖在火焰般的红花间挺立。

    形状完美的锁骨、修长的脖颈、被吻得红肿的芳唇……姑娘眼中含泪,欲望未消又带着点点媚意。

    美色、欲望、淫靡,这些以往从不做想的词,如今都仿佛有了新的生命力,在他的心口上描绘出情与欲交杂的画面。

    陈霖喉咙动了动,只是看着她,身体里的火焰便叫嚣着席卷而来。

    白蘅见陈霖目光炙热的看着她的身子,竟生出几分羞涩来。

    许是他性情太严肃,八溜欺龄吧而欺 的缘故,她也习惯了在她面前一本正经,哪怕是欢爱时也不如在其他三人面前那般放荡。

    如今被他看见自己与温哥哥孟浪折腾后的模样,实在有些放不开……

    “初心,帮我解开吧……”到底,她轻声道。

    他们一个接一个出现,若还猜不出他们今夜的安排,那她未免也太傻了。

    陈霖必然有自己的安排。

    陈霖只穿了一条亵裤并一件浴袍,身上还有隐约的水汽,显见是特意清洗后才来的。

    听了她的话,陈霖将束缚着她双手的发带解开,探手抚摸着她的脸,柔声道:“阿蘅想要吗?”

    白蘅怔了怔,才意识到他在征求她的意见。

    她的身子敏感,稍加挑逗便会起来,但想不想却是她心里的事。

    白蘅做起来,伸出双臂抱住陈霖:“想啊,想和你……”

    既然是阖家团圆,又怎么能厚此薄彼?

    四人在欢爱时各有不同的习惯,但他们都是合格的伴侣,那么久以来,在尽量满足彼此的同时,他们并未给她带来不愉快。

    陈霖冷峻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低头亲吻她的唇,与她舌尖勾连纠缠许久,才将她放开。

    然后他凝聚水流清洗了她腿间的黏腻,又解开了她被束缚的双腿,这才抱着她离开水榭。

    他抱着她回了他的院子,院中梧桐树下挂了个秋千,秋千两边缀满了新鲜的花朵,香气袭人。

    “初心,这是你做的?”白蘅有些意外。

    陈霖嗯了一声,将她放下地,拉起她的手放在他下身,目光却盯着她的嘴唇。

    摸到那滚烫坚挺的性器,白蘅忽然明了了他的意思,解开他的腰带将亵裤褪下后,在他身前跪坐下来,双手握住他的性器,张口含住了顶端。

    性器粗大,白蘅要努力长大了嘴才将它吃进去一截,尽量收起牙齿,她含着它轻轻吞吐。

    男人默不作声的站得笔直,好似完全没有因为这样的伺候而动容,实则眼神已经乱了。

    白蘅垂眸,认真舔弄嘴里的性器,两只小手也在帮忙,或握住肉棒上下撸动,或小心地轻揉卵囊。

    就如他们对她用心一般,她也偷偷看书学了些东西。

    比如下面的花穴怎样吸夹会让男人觉得舒爽,以及给他们口交时怎样才能让他们最舒服。

    舌头在肉棒顶端轻轻舔舐,舔去那溢出的粘液后

    ΡΘ18.て△Θм

章节目录

仙道五人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爱枫林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枫林晚并收藏仙道五人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