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五人行 作者:爱枫林晚

    们停下让她歇一歇,可他们退出去的一瞬间,她又生出莫名的低落,非要他们再次捅进甬道里才能满足。

    她便在这种复杂的情绪里来回,身子被三个男人折腾得越来越软。

    ps:明人不说暗话,我要珍珠!

    越是抗拒越成心结(H)

    韩意之终于有了想射的感觉后,用力按住了她的头,一下又一下将性器顶进她喉咙里去,顶得她喉咙发痒眼泪直流,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直到他将白浊的液体喷射在她喉咙里,她才一边呛着一边咽下去,而后偏头将他依旧没有软化的肉棍吐出来,软软的趴在他腿间,任由那东西贴着她的脸。

    韩意之的手放在她的头上,轻柔的抚弄着她的发丝:“蘅儿……我是不是让你难受了?”

    白蘅没能应她,只因陈霖与温延年一起快加了撞击,花穴和后穴一起被猛烈的冲击,她意识涣散的哭出声来,手上掐住了韩意之的腿。

    “温哥哥……初心……不要……啊啊啊!不要……啊呃!”

    三人几乎是同时达到高潮,两股滚烫的精液射在白蘅的前后穴里,待两个男人一退出,白浊便纷纷滚落在地,飘散出淡淡的气味。

    白蘅缩紧了身子趴在韩意之腿间,好一会儿才稍微缓过来,便感觉到身后的人将她的腿放了下来,正用帕子轻柔的为她清理。

    待温延年为她清理罢了,陈霖才上前将她抱起,把她放进房中的浴池里,又在她身边跪坐下来,轻轻为她揉按腿心,让过多的精液流淌出来。

    他其实更喜欢独自与她欢爱。

    但他也明白,有些事情越是抗拒,久而久之必成心结,不如坦然接受慢慢的也就习以为常了。

    只是揉着揉着,她又有了些许感觉,竟不经意间将他的手指吃了进去。

    他顺势探进深处去,寻到了她那处敏感的软肉,稍用些力气去按,听她压抑着轻喘,便贴在她耳边轻声道:“阿蘅,我们今夜双修吧。”

    “嗯……好……”

    清洗过后,陈霖便抱着白蘅回了房,说是要双修,可年轻人尝了情事滋味,又勾起了火气,不灭掉哪能安静下来。

    两人回房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从进门就拥吻抚摸,他将她抵在门上插进去,一路经过桌椅,快半个时辰才走到床上,又换了几个姿势,才各自都满足了。

    便下体相连着,就着相对而坐的姿势开始双修,一直到次日清晨才结束,醒来后自然免不了一场晨起欢愉。

    温延年本是来叫陈霖上药的,推门就看见陈霖将白蘅摆在桌案上,茶壶水杯扫落了一地,将她两条腿架在肩上用力操弄。

    然后么……

    五人的自制力并不差,虽说每日都少不了情事欢好,但他们各人每日修炼的时间也不会少于六个时辰。

    小岛上没有旁人,但修道之人对日常所需本就极少,五人住着也不觉得缺什么。

    到第四日,韩意之与柳景才能活蹦乱跳而不觉得伤口疼——虽然疤痕还没好。

    那一天白蘅几乎以为自己要被韩意之和柳景给肏死。

    因为头一夜与温延年双修,早晨起来自然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温延年性情柔和,平日里也温柔得很,情事上却是四人中最激烈的。

    白蘅也忘了自己被他肏弄得高潮了多少回,总归他射了一次在她子宫里还不够,又往她后穴里射了一回。

    甬道里的水流了一波又一波(高H,NP)

    完事后温延年又变成了那个温文尔雅的大师兄,轻柔的为她清理了身子,让她在热水里泡一会儿,他则去了药圃。

    雷鞭打过,不仅留下的外伤难以愈合,体内还会窜入雷电之力,须得每日喝药驱逐。

    其中需要的几味药材越新鲜越好,因此温延年每日清晨都会去药圃采药。

    等温延年采药回来,白蘅已经穿衣收拾妥当。

    煎了药分做四碗,温延年自己喝了一碗,端了一碗给陈霖送去,让白蘅将剩下的两碗端给韩意之和柳景。

    白蘅本以为自己要跑两个房间,谁知柳景也在韩意之的房中,便让两人将药喝了。

    两人听话的喝了药,然白蘅才准备离开,韩意之便夺过药碗收进储物戒指里,将她拉进怀里吻了下来。

    柳景不甘示弱,在她身后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韩意之含着她的舌头吞吐,一面将她的衣裳扯开,探手去握住她的胸脯,拿指尖轻刮乳尖儿。

    衣服很快就被柳景扒了个干净,他摸出一盒润滑膏来,用以在她后穴里润滑。因为早晨温延年才往里面肏弄了快一个时辰,所以两个手指一起进去也不困难,也没有让她觉得疼痛。

    但手指插进去后立即被紧紧咬住,柳景便不由得想起性器被包裹的感觉,怕太唐突伤了她,好歹忍着没有急躁,却俯身亲吻她的背脊稍作缓解。

    两个男人都只穿了浴袍,扯开腰带便露出光裸的下半身来,韩意之将白蘅吻得七荤八素,探手摸到她腿心早已湿透了,便用手指拨开两片花唇,性器抵在入口处上下滑动。

    又埋首在她胸口亲吻,从一处到另一处的啃噬,反而是白蘅受不住这样磨蹭,主动抬高了些私处,又往下用力,将韩意之的性器给吃了进去。

    于是两人都满足的轻叹,韩意之试探着轻缓的顶弄起来。

    而身后,柳景开始抽动手指在后穴里做扩张,眼见两个手指抽插顺畅了,他又试着放进去第三个手指。

    他说自己是最粗的并不是吹牛,这还是他第一次率先插进阿蘅的后穴,柳公子心里其实还有几分忐忑。

    生怕让她太疼了,以后都不让他碰这一处,那他得多委屈。

    然而白蘅哪里还顾得上柳景,比起其他三人,韩意之太会挑动欲望里,他抽插得不快也不重,可每一下都专挑她的敏感处顶弄。

    左手握着她右边的胸脯把玩,嘴里吊着她左边的乳尖轻咬。

    右手在两人的结合处打转,或抚摸花穴与后穴中间那段儿软肉,或轻轻碾动她的花唇,又或者用指甲轻轻刮弄阴蒂。

    白蘅肌肤柔嫩,私处犹为如此,哪里经得住他这般的挑逗,分明温柔缓慢,却让她控制不住的娇喘吟哦,甬道里的水流了一波又一波。

    “表哥……表哥……不要……韩郎……呜呜……蘅儿……啊哦……额额……蘅儿……表哥……蘅儿受不住了……”

    韩意之抬起头来,去含着她的耳垂舔弄,轻笑:“蘅儿是要我停下?”

    ps:我昨天爬了一天,没能登陆上来

    不将她折磨疯狂誓不罢休(高H,NP)

    白蘅忙不迭摇头:“不要……表哥不要停……表哥,你用点儿好不好……不要折磨蘅儿…

    ΡΘ18.て△Θм

章节目录

仙道五人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爱枫林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枫林晚并收藏仙道五人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