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迟也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什么是特殊的,便先把这个放到了一旁,看着那木台上的另一颗木珠子。
    离她的那颗珠子最近的,差不多快要碰到一起了,但是应该算是走得比她要远一些。
    她问云玄儿,“母后,这个是代表着苍陵的吧?”
    云玄儿看着那颗珠子,一时间心头也有些复杂,她点了点头。晋苍陵的这颗珠子是三颗珠子中滚得最远的,所以表示他的修为是最高的。
    “这已经有点儿滚过了第五刻度啊。”云迟发现了这一点。她的是在第五刻度上,而晋苍陵的这一颗木球是过了第五刻度,在过了第五刻度的地方刻了一朵黑色火焰的标志,他的那颗木球正好是在这黑色火焰之上。
    “这朵黑色的火焰,表示修为已入灵虚之境。”云玄儿说着这话的时候看向了晋苍陵,“小师叔以前在帝荫山,可听说过灵虚之境?”
    “不是破臻便已经是最高了吗?怎么之上还有灵虚?”云迟不解。
    “灵虚之境,已经不单单是指武功修为了,这灵虚之境,是指武功修为是在破臻,但是他的意识和意志却可以隐入灵虚,碰触到正常人根本无法触及的领域。所以这个灵虚之境其实是武功修为和精神修为的结合。”
    云迟挑眉看着晋苍陵。
    “据我所知,帝荫山老祖宗一辈子都在追寻着灵虚之境,而且他说过,他的师祖,帝荫山的创山之主,可能已经踏入了灵虚之境。”
    可是这件事情谁也不知道。
    踏入了灵虚之境后会怎么样,也是谁都不知道。
    晋苍陵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伸手将云迟揽到了自己怀里。什么灵虚不灵虚的,他只想拥有怀中这个人。
    云迟轻笑了一声,也没有多说。看着晋苍陵旁边的三颗顶珠,也只有一颗顶珠顶了出来,倒是比她少两颗。云玄儿也看到了,所以她一时间也不明白这两个人到底算是谁厉害些。
    她自己的木球,也已经是停在了第五个刻度,旁边三颗顶珠只有一颗出来,应该也只是因为她的血脉。
    三个人之中倒是她最弱的了。
    这不是她太差,而是她面前的这两个人太逆天。
    “这样的结果我们自己看完就算了,反正外面的阵法已毁,以后这里也不会再出什么结果。”云玄儿说道。
    晋苍陵虚空在木台上五指一握,那三颗木球瞬间就成了粉末,滑落在地。
    这木台上出现的最高级别的结果,就此消失。
    三人从这楼台出来,云玄儿便又带着他们朝着主院那边而去。
    主院那里设了一琴台。
    石制的琴台,上面还有一琴桌一椅,颜色乌金,看着像是用什么木头制成,光滑简朴,过了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半点开裂和老化,上面的木纹还是精美清晰。
    “琴台之下也有小小的聚灵阵。”晋苍陵说道。
    云玄儿点了点头,“荣临王妃在这个琴台弹琴的话,魔琴的功力会增加一倍。”所以这也算是荣临王府的一个御敌之处。
    晋苍陵看向了不远处的那一方平台。那一次,他们就在这里设宴。
    云迟走向了那琴台,想了想,在琴椅上坐了下来,抬眸看向对面的平台,眼前恍惚展开了一幅画卷,平台上,突然有了衣香鬓影,人来人往。

章节目录

帝后世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醉流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酥并收藏帝后世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