昋离开了大军,在他的感知中,那两股力量已经去到了逻辑境核心处。
    这两股力量,一股力量乃是昋以高阶圣道为核心调律出的纳米原件,可以吸纳除了心灵之光以外的一切为原材料,将其制作成各种傀儡,唯一的缺点就是随着使用会逐渐消耗高阶圣道本质,算是昋制作出来的一件强大消耗品,在有足够时间酝酿的情况下,是足以匹敌高阶圣位的强大造物,唯一的缺点就是原材料太难获得,而且属于消耗品类型。
    另一股力量则是昋以人类城的负面累积所塑造出来的调律者吞噬单元,当初昋设立人类城,一方面是要吸纳足够多的人类居住其中,当他知性最终计划,纳全人类为一体时,吸纳得越多,对整个多元的人类吸纳力就越强,若是人类城的人口足够多,那么他完成最终吸纳的速度就会越快。
    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负面累积,对于调律者来说,信息本身就是力量,毫无疑问,相比于多元宇宙总量保持不变的信息来说,作为知性生命的意识,心灵,灵魂等等才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信息来源,这其实就和多元宇宙需要知性生命来变强,以及延续自身是同一个道理,而论得信息量,毫无疑问就是最极端的情绪信息量最多,这个极端并不单单指负面,正面情绪往往也有着巨大的信息量,而且正面情绪更容易吸收与应用,但是很可惜的是,相比于负面情绪的容易累积,正面情绪却需要苛刻的条件才能够产生,所以量大管饱的负面情绪就成了昋最好的力量来源。
    这两股力量就是昋投入到这战场世界里的东西了,论得强度,每一种力量都不亚于高阶圣位,论得诡异还要超出许多,这是一股足以威慑万族中多数强族大族的力量,不过昋却知道,光靠这两股力量是不足以对付逻辑族的,那怕现在的逻辑族已经算是最后的残余,与其全盛时期连万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即便是如此,光靠区区两尊高阶圣位级战力是无法与之抗衡的。
    逻辑族的底蕴就是逻辑核心,这是集合了两个去死去死团分支底蕴所凝结的精华,当然了,真正的逻辑核心早就破碎了,当初逻辑族实行大计划时,因为误判了泰坦之祖的道,最终与泰坦之祖一场大战打下来,逻辑核心就已经破碎殆尽,剩下仍然残存的逻辑族勉强拉升了这一处战场,最终就形成了这战场世界。
    昋之所以要来进攻战场世界,目的有二,一就是获得逻辑核心,那怕是破碎之后再造的逻辑核心,其价值依然非常之大,这对于昋之后的行动有着巨大的帮助,虽然不是非要不可,但是有了的话就有大好处。
    相比于第一个目的,第二个目的才是昋的最终目的,他要吸纳这战场世界里累积了数以十万年计的负面恐怖,这些负面恐怖对于任何存在,包括别的调律者来说都是恐怖的毒药,或许别的调律者可以用其作为力量来源,短时间内拥有巨大的力量,但是之后必然会被扭曲到临界点,就此消失不见。
    唯有昋才是唯一的例外,他是具备调律者能力的知性存在,这本质上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就和光明黑暗,水火,轻重等矛盾概念那样,调律者不可能具备知性,但是昋却成了唯一的例外,所以他才认定了自己享了前所未有的大福,是命定的人类救世主。
    对于昋来说,这些负面累积就是他成长的资粮,以及要完成他最后计划的一次性弹药。
    诚然,他的先天灵宝昋地境也可以给予近乎无穷的信息,但这就涉及到了功率问题,以及使用先天灵宝的负荷问题,在之后他的最终计划时,昋地境可是他计划的核心之一,作为中枢来承载无穷量信息输出,所以战场世界的负面累积他势在必得!
    对了……
    昋看着前方的高塔,他又看向了遥远外正在靠近的一群浮空载具,在那其中就有他的一个老“熟人”,曾经禁地人类城的首领之一,拥有着昊天镜的昊,他也是昋这一次的目标,或者说是仅次于负面累积的重要目标,其重要性甚至超过了逻辑核心。
    “呃,还有那个人类少女,她……到底是什么东西?”昋忽然间喃喃自语起来,之前与他分身战斗,甚至将他分身和一条手臂都给打碎的人类少女,那也是他看不懂看不透的存在,如果可以,她也可以作为目标之一。
    “目标有些多了啊,不过……那又如何?”昋狰狞的嘿嘿笑了起来,他看着远处浮空载具,还有那载具后方的漏斗状螺旋云层,当下就遥遥伸手出来对其一握。
    立时,就有扭曲的石板从虚空中出现,将浮空载具与漏斗状云层给包围在了其中,这些奇形怪状的石板从四面八方向载具与云层挤压而来,随着石板的挤压,载具和云层都被迫停止了前进,空气变得了浓稠,空间变得了凝固,甚至连时间都开始了变缓,众多载具和那漏斗状云层仿佛琥珀中的昆虫那样,完全动弹不得了。
    就在石板即将合拢,无数石板中央的时间都要完全静止时,一道璀璨的青色光芒爆发而出,那无数石板顿时都寸寸崩裂,而昋伸出来的手掌上顿时就有丝丝伤痕出现,虽然瞬间就愈合了,但是毫无疑问他刚刚确实是受到了反噬。
    “昊天镜吗?”昋微微皱眉,然后他脚下一踏就要向着那些载具而去。
    却不想昋的脚只踏出了一半而已,他的脚部就仿佛失真的影像那样闪烁扭曲了一瞬间,他依然停留在原地没有动弹,昋就看向了不远处的塔,在塔下,大量金属颗粒正在变化为一个一个傀儡形态,还有大量的马赛克正试图钻入塔中,昋的目光透过这塔看到了其中数十个人形。
    “别来打扰我啊,蝼蚁们。”昋看着塔,狰狞的笑了起来。
    此刻,昊看着手上的昊天镜有些心疼,之前因为昊天神话形态的缘故,昊天镜已经从中裂开,可谓是遭受到了重创,虽然还不至于完全被破坏掉,但是功率却是大降,虽然可以靠他的心灵之光或者是圣道凝结来进行修复,但是除非有先天圣道,或者慢慢敖时间的话,没个几百年别想修复成功。
    不过还好的是,这一战的主力并不是他,昊默默的看向了漏斗状云层,在那里孕育着一个怪物,虽然这么说一个小姑娘不大好,但实际上,昊也非常非常想要知道……古她到底是什么?
    “……马上就要到达塔处了,吾等与创造吾等的先民们,他们期盼了这么多万年的夙愿终于就要达成了……”钧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所有人就看到漏斗状云层似乎开始解体。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着那传说中的龙蛇机神出来大杀八方时,漏斗状云层的解体停止了,然后众人又在脑海里听到了熟悉的女子尖锐破音声。
    “古!给我起床!不要吃了就睡啊啊啊……”
    又是熟悉的语调,又是熟悉的气急败坏,不过好在吼出来之后,那漏斗状云层果然开始了解体,就有一物空悬其中,此物混成,仿佛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光是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了过来,那是一种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存在感,就如同飞蛾扑火那样,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的看了过来。
    此刻在塔的周边,数十个人形正在与昋对峙,确切的说,是昋正在轻松写意的殴打这数十个人形,但是当漏斗状云层解体的那一瞬间,所有人形和昋全都看了过去,然后只是一瞬间,他们全都露出了震撼的表情来。
    这存在感是最大的特征,那怕只有一丝一缕也不得了,然后那数十个人形全都怪叫了起来,各自纷纷投入到了塔中,这整座塔立刻就分解开来,化为一黑一白两团物质纠缠,数十个巨大的巨人就从中显出,各自都向着那物奔去。
    昋也是脸色震撼,但是手上动作却不慢,同样也是闪身之间就向这物冲去,人还未到,他的身躯就开始变化,化为了一块巨大石板从天而落,要将这物镇在其中。
    他们明白,仅仅只是看到就明白了,此物是道……
    此物混成,猛的一抖,就化为十二个人形散落四方,当先一人形,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化身如光,率先迎向了从天而落的石板。
    又有一人形自东方而来,鸟身人面,足乘两龙,有青色自体内迸发,也迎向了石板。
    又有一人形自南方而来,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就迎向了数十头巨人。
    又有一人形……
    十二人形,俱都踏入战场,只是一瞬间,这场战斗就已是达到最顶峰。

章节目录

洪荒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zhttt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zhttty并收藏洪荒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