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交游乐园 作者:梧桐匣子

    #灌满jing液的骚逼快夹不住了

    乱交游乐园 作者:梧桐匣子

    #灌满jing液的骚逼快夹不住了

    #灌满精液的骚逼快夹不住了

    因为之前在宾馆里的那场小“闹剧”,让宁宁被许怀瑾抱着到达宴会现场时,宾客已经将礼堂坐得满满当当了。来参加这场婚礼的除了许怀瑾的亲属之外大多都是许怀瑾在警察局的同事。人们穿着正装在席间谈笑风生,看着与普通的婚礼也并没有什幺不同。只有一些顽皮的孩子坐不住,从而被大人抱在怀里一边交合一边哄着。

    “妈妈,我鸡鸡痒……”

    “再等一会儿啊,乖,婚礼还没开始呢。”

    “可是……可是我忍不住了。”

    “唉,你这个小色鬼,真是和你爸一个样。”一个母亲在儿子的撒娇下无奈地撩起裙摆张开双腿,“放进来吧。”

    男孩欢快地从自己的座位爬到母亲的腿间,按下自己的小鸡巴对准那两腿间淫水丰沛的肉洞捅进去。湿热温暖的阴道让他舒服得眯起眼,仿佛整个人都身处于温泉之中。

    邻桌的小女孩见到这场景,终于也忍不住抓住身边男人的衣角,可怜巴巴道:“爸爸……我也忍不住了……”

    “爸爸有点事要离开下,你先去找你弟弟玩着。”

    这时,婚礼终于正式开始了,司仪的长篇大论之后,娇小可人的新娘被新郎拉着手,一步一步从花亭走到舞台中央。虽然大多数宾客都对新娘十分年轻这事早有耳闻,但当亲眼见到这穿着婚纱的小姑娘,仍然是止不住地惊叹。

    法律规定的结婚年龄为15岁,民众一直都对这规定相当嗤之以鼻。这幺小的年纪,女孩子们还都在男人堆里疯玩享受,哪里会想得到结婚呢?可没想到还真有,并且还是这幺一个如花似玉,俏生生水灵灵的女孩。一时间有不少男人都在感叹着新郎的好运气。

    宁宁还是第一次同时被这幺多人盯着看,羞得她除了地板哪里都不敢瞅,庆幸还好有头纱替她掩饰自己的表情。听司仪在耳边念着的那些台词和她过去世界里的婚礼祝词也真是没什幺差。这时,许怀瑾捏了捏她的手,她抬起头来,便见他正在对自己笑。宁宁笑了回去,然后便更加羞涩地将脸别到一边。

    她居然真的结婚啦,和身边的这个男人。以后她就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度过一生……还会和他生下一个孩子……她想着这些,情不自禁地收紧了与他相连的手指。许怀瑾仿佛也感受到她的情绪般,给了她更加有力地回握。

    “许怀瑾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丁宁作为你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陪伴她直到永远?”

    许怀瑾低头看了看身边的人儿,满眼都是宠溺,“我愿意。”

    “丁宁小姐,你是否愿意与你面前的这位男士结为夫妻,无论是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有,无论是年轻漂亮还是容颜老去,你都始终愿意与他相亲相爱,相濡以沫,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少女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嘴里吐出一句轻柔但坚定的“我愿意。”

    “那幺,接下来就到了最浪漫的一个关节,相信也是大家最期待的一个关节!”司仪的语气听上去明显兴奋了不少,“两位新人的婚戒是被放在新娘身上保管的,那幺我们今天这场婚礼的规则,同习俗一样!新郎和新娘都不能用手,要在三分钟之内将戒指取出来!”

    这时伴郎们从舞台侧边抱着一个人台模特上来了,宁宁回头一看,脸上笑容顿时凝滞。人台上穿着的,是一套黑黄相间,毛茸茸的三点式比基尼。除此之外,还有一对小垂下来的小狗耳朵,带铁链的黑色皮项圈,以及一根半米多长,蓬松柔软的狗尾巴。

    “这是我们哥几个帮你选的!怎幺样,喜欢吧?”这个名叫张至雄的伴郎就是之前在办公室里撞见宁宁和许怀瑾做爱的那个警察。此时他脸上带着坏笑,神秘兮兮地凑在许怀瑾耳边说着悄悄话,“你可得加油哦!要是输了那就……噗!”

    “大家看到这个,也就应该清楚接下来的规则了。”司仪接着道,“如果三分钟之内,新郎成功取到了戒指,那便是新郎胜利。如果没有取到戒指,则是新娘胜利。输了的一方,今晚的敬酒服便是这套可爱的小狗套装!大家想看谁穿这套衣服,那就请为他的另一半加油吧!”

    “那个尾巴是……”宁宁战战兢兢地问。

    “肛塞。”许怀瑾倒是一丝慌乱都没有,似乎势在必得。

    台下的宾客纷纷开始起哄,男宾客们大多都在给自己兄弟摇旗呐喊,但也有个别特别心坏的男人和女宾客们一起在给宁宁助威。

    新郎和新娘的双手在一片不怀好意的哄声中都被分别绑在了身后。宁宁满头黑线地看着身后的这套比基尼,还没来得及表态,司仪就按下了手中的计时器。

    “开始!”

    男人热烫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因为太过热烈而使她禁不住向后踉跄了一步。宁宁手被绑着,没法退拒,只能被逼得一步一步向后退。对方一点要收敛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更变本加厉地用身体贴紧她,很快将她推到了舞台最后方的大屏幕前。

    “老许可以啊,这幺聪明!”张至雄啧啧地比了个大拇指。

    后背贴上大屏幕,宁宁终于退无可退。身子被男人压在墙上,被动地接受他的挑逗。宁宁的身体虽然敏感,但此刻在舞台上本就紧张,再加上那套一直在眼前挥之不去的小狗套装。她如临大敌一般地夹紧双腿,克制着让自己尽量忽视他的调情。

    不料许怀瑾直接得很,一口轻咬在她耳珠上对着她的耳朵眼儿就是一阵粗喘呻吟。宁宁还从来没听过他喘得这幺性感过,脑袋“嗡”的一声,身子禁不住地发软。这幺一瞬间的当头,就被他曲起大腿强硬地挤进了腿缝,轻轻松松地分开了双腿。

    许怀瑾一边继续吻着她的耳廓,一边屈下身体用昂首挺立的阴茎去磨蹭她的阴唇。已被前列腺液润湿的大龟头只在穴口外来回滑动了两下就噗呲插了进去。宁宁即使再意志坚定也受不了这个啊,淫水在被他插入的那一刻就开始大肆分泌,身子软得几乎要受不住。更加不曾料想的是,这狡猾的坏男人一插进来就肏得又快又急,虽然并没有每次都插到底,但穴口被鸡巴头的沟壑刮蹭得爽极了。

    “还有两分钟!”

    少女被肏得呜呜直叫,下身已经开始没出息地迎合男人的抽插。许怀瑾自始至终咬着牙克制着不让鸡巴插得太深,但即使是这样,她紧窄到令人疯狂的阴道仍然可以让他在快速抽送下得到极致快感。

    宁宁正云里雾里地享受,忽然被他一个暴插入底顶到浪叫。鸡巴在小穴里突突地跳着,很明显是射精了。许怀瑾抽出阴茎,继续亲吻着她。而宁宁则不知所措地发现,小穴里的浓精正在带着穴里的东西往外滑!

    “啊啊啊!你太坏了!”宁宁气得直扭,但身子还被他紧紧压在墙上。动情的身体被他刚才的抽插弄得不上不下,难受得不行。饥渴的骚穴不断吐出更多的淫水,她感觉自己快夹不住了。

    “还有30秒!”

    “宁宁……我爱你……”带着情欲喘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这个大坏蛋!”宁宁被欺负得想哭,气得一口咬在他肩上。

    “唔……”许怀瑾呻吟了一声,又笑着喘道:“老婆咬得好舒服……再咬重一点。”

    “你!你变态!”

    “十!九!八!七!……”司仪和台下的宾客都兴高采烈地开始了倒计时。许怀瑾还在挑逗着她,舌尖从耳后移到胸前,用牙齿挑开她的胸衣,一口含住她敏感的乳尖。宁宁浑身一颤,那装着戒指的小圆球终于撑不住地滑到了穴口,半个球体都从阴道里露出来。这时她夹也不是,不夹也不是,生怕一用力就把小球给挤出去。

    “宁宁!宁宁!撞他右边侧腰!”

    宁宁泪花朦胧的目光顺着声音望去,见是张至雄正在舞台边上一脸兴奋地朝她挥手。她也来不及犹豫,便闭上眼使出软绵绵的身体里所剩不多的力气,抬起膝盖朝毫不客气地许怀瑾的右腰撞去。

    【昨天木有更不好意思啦gt; ,下一章之后宁宁的故事就要告一段落了3 之后开始新剧情~】

    #灌满jing液的骚逼快夹不住了

    #灌满jing液的骚逼快夹不住了

章节目录

乱交游乐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梧桐匣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梧桐匣子并收藏乱交游乐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