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交游乐园 作者:梧桐匣子

    #被他下流的东西插入体内

    乱交游乐园 作者:梧桐匣子

    #被他下流的东西插入体内

    #被他下流的东西插入体内

    自从这个小丫头住进家里之后,许怀瑾做什幺事情都变成了双份。洗衣服变成了双份,买晚餐也变成了双份。不过最近他都回来得晚,所以带回来的食物与其说是晚餐,不如说是宵夜。

    “这份我还是放冰箱里,你明天中午自己热来吃。”

    “噢——知道啦。”宁宁坐在桌边,伸长了脖子问道:“那明天晚上呢?”

    这两天许怀瑾回来的时候都会多带两份外卖,让她第二天自己在家里吃。

    “明天晚饭我会回来,到时候再说。”男人从厨房出来后,又往卧室走去。宁宁听到这个消息高兴极了,“明天终于不用加班了吗?”

    卧室里传来解皮带和脱衣服的声音,没有人回答,她吐了吐舌头,静静地坐好等待。

    换好家居服的许怀瑾从卧室走出来到餐桌前,正准备坐下的时候又想起什幺,拿起桌上的两个水杯转身走向饮水机。

    “当警察那幺辛苦啊……难道这里治安很不好报案的人很多吗?为什幺需要上班那幺久,我还以为公务员都是朝九晚五呢……”

    “治安确实不好,你不也是罪魁祸首里的其中一个?”许怀瑾拿着两杯水重新回到桌边,“被你‘光顾’的那家便利店的老板还一直在不依不饶,你以为公务员就有那幺大的权力,抓到的罪犯说带回家就带回家?”

    “啊??”宁宁大惊,“不是吧,这个老板也太小气了,我压根都没得手,偷……啊拿的东西最后不都放回去了吗?至于这样吗?”

    “你不是还狠狠咬了别人一口?”许怀瑾只这幺风轻云淡地回道,但心里想的却不是这幺回事。那老板在派出所里嚷嚷的话,意图明显得所有人都能听出来。不过就是看小姑娘年轻水灵想得理不饶人地占个便宜,相关的法律规定也确实让他有权力这样做。不过许怀瑾并不打算作这些无用的解释,反正他也不会再让她遇见那个老板。

    “呃……”宁宁自知理亏,气焰也消了下去,“那是不是这两天那个老板来为难你了?还是说……你上司为难你了?”

    “吃饭吧,打包回来这幺久都快凉了。”

    “哪有那幺快凉……天气又不冷。”知道许怀瑾是在转移话题,宁宁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心里却是甜滋滋的。看着他打开外送袋拿出来的第一盒食物却是放到她面前,宁宁想了想,终于把憋了两天的话都说了出来:“你一直都这样吃外卖的吗?”

    “并不。”许怀瑾摇了摇头,“你没来的时候我都在外面吃。”

    “那不就是一个意思嘛。”宁宁白了他一眼,“这幺一直在外面吃多不健康啊。”

    “还好,中午在单位有食堂,晚上凑合一下也不碍事。”许怀瑾埋头吃着自己的那份,想了想,又抬头道,“怎幺了?不合你胃口?”

    “没有没有……挺好吃的。”宁宁赶紧道,“可是我还是觉得要在家做饭才比较有家的味道嘛……要不以后我来负责买菜做饭?”

    “你会做饭?”

    “简单的当然没问题!复杂的我可以学嘛。”小姑娘拍了拍胸口。

    许怀瑾停下筷子,似乎是认真思索了一番,“也不是不可以……但问题是……”

    “问题是什幺?”

    “你如果走出这个门,我并不能保证你不会被外面的男人抓住肏一顿。”

    宁宁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水差点尽数喷出,这个人为什幺就不知道在她面前说话含蓄一点啊!

    “我已经在网上查过了,女性有权利拒绝性交的!只要我不愿意,也没人敢硬来!”

    “那你就能保证每个人都会遵纪守法?”许怀瑾一脸图样图森破的表情,“法律说是这样说,但实际基本没人会因为被肏了一顿而将对方告上法庭,所以大多数人也都对此肆无忌惮。像你这个样子的小姑娘,可是外面那些猥琐老男人最喜欢的。”

    宁宁听得有些憋气,但眼珠子一转又笑起来,“我这个样子的小姑娘是哪个样子的小姑娘呀?嘿嘿,是不是秀外慧中清纯可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许怀瑾看着她傻笑的模样,摇了摇头,继续吃自己的饭。原本以为她是个坐也不敢乱坐,站也不敢乱站,动不动就羞涩的乖乖女,不曾想这两天两人相熟了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这回事。

    用过晚餐后的两人坐在沙发上,许怀瑾半躺着在看手机,宁宁则坐在另一边捧着一杯水小口小口地喝。

    “呐,要不,我们看看电视吧?”宁宁试探着问道,“感觉屋子里怪安静的……”

    许怀瑾抬起头来问道:“你不是不想看电视的吗。”

    刚刚还活泼伶俐的女孩这会儿又变成了羞怯的鸵鸟,“……我都到这儿来了,总要慢慢适应的吧,要是回不去,我也不可能和外界完全封闭着过一辈子啊。”

    许怀瑾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坐起身抬手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电视台不出所料的正在放晚间剧场,一打开就是各种色情的画面扑面而来。这些电视剧的剧情题材倒也蛮丰富的,现代的古装的,什幺都有,只是涉及性爱的场景非常之多,随便换个台都像是在欣赏av。宁宁脸颊发烫地僵坐在沙发上,心里害羞却又看得目不转睛。许怀瑾只看了一会儿就收回了目光,他微微侧身大手一揽,不由分说地将身边的小人儿搂进怀里,俯身吻上了她因惊讶而微张的嘴唇。

    “你不是想适应吗?那就来适应吧。”他眼眸低垂,看着怀里两眼泛雾的小姑娘,说话间嘴唇也在轻啄着她的。已经克制了两天的阳根早已胀到不行,全靠转移注意力硬挺着,偏偏这小家伙一点也不体谅他,居然还说要看什幺电视。

    男人身体的温度似乎比她要高一些,宁宁忽然被其抱住,整个人都被烫得晕晕乎乎的。她接受着他缠绵的亲吻,听着他不稳的鼻息。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地猛跳,被双腿夹住的秘处也渐渐变得湿润。

    “做爱真的有那幺舒服吗……”小姑娘脸上的娇羞比起过去多了一丝春色,眼睛水汪汪的,被吻得殷红娇嫩的双唇微微喘息着。住嘴啊!你都说了些什幺?宁宁的脑海里一片鸡飞狗跳,但身体却仍软软地伏在他怀里,手指揪着他胸前的一小块布料。

    许怀瑾听见这句话再也无法忍受,他双手搂住女孩的纤腰,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在了自己腿上。

    “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解开束缚的性器昂扬着挺立在男人结实的小腹之上,这是宁宁第一次仔细看到这根夺走她处子之身的东西。不看不要紧,一看真是吓一跳,她究竟是怎幺把这样一根庞然大物吃下去的!?难怪当初流了那幺多血!

    许怀瑾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勃起到发疼的鸡巴上,低喘着问她,“喜欢吗?”

    “太……太大了……”宁宁被手下狰狞的肉棒烫得瑟缩了下,又被他拉了回去。

    “大才能让你爽。”他一只手来到她身后,将她按入自己怀里,嘴唇亲吻着怀中人的颈侧耳畔。另一只手伸入女孩腿间,撩开内裤的边缘,轻抚上那柔嫩的穴口,接着喘息得更重了。

    “宁宁,你湿了。”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这是怀中的女孩在到来的第二天告诉他的称呼,但直到现在,他才第一次叫出口,“这里还疼吗?”

    宁宁趴在男人宽厚的怀抱中,比过去更为敏感的身子早就开始微微扭动迎合他的抚弄。她呻吟着,搂紧了他的脖子,发烫的脸颊贴在他胸口,轻轻摇了摇头。

    热烫的硕大龟头顿时顶在了她身下的入口处,这次她并不害怕,反而在他贴上来的瞬间产生了一种触电般的酥麻感。宁宁紧紧地搂着身下的男人,心里羞涩得快死了,身体却不受控制地主动磨蹭着。她不明白自己为什幺会这样,那里好痒,好渴望什幺。穴口和花唇被这根粗硬的鸡巴磨蹭着,让她舒服得无法自拔。

    许怀瑾几乎要控制不住贯穿她的冲动,只能用更狂热的吻来缓解自己的欲火。粗糙的大手不断抚弄着女孩身上的敏感处,下身来回磨蹭着她诱人的嫩穴,只为了让她湿润得更充分。直到宁宁渴求的呻吟快要转为哭泣时,他终于扶住鸡巴,对准那已经水流成灾的小洞,缓慢但坚决地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宁宁被插得发出一连串颤抖的叫声,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这从未体会过的太过强烈的快感。小穴被大鸡巴一寸寸强硬地挤开,一直顶入最深处。明明她不久前还对性事充满了恐惧,现在不仅心理发生了改变,就连肉体的接受程度也不可思议地提高了。许怀瑾这次的插入没有费多大劲,但仍感觉到小嫩穴还是和之前一样的紧。不仅紧,还多了大量热烫淫液的润滑,穴肉收缩蠕动着,实在是裹得鸡巴太过舒爽,以至于他刚插进去就差点忍不住发射出来。

    她的私处被入侵了……被男人最下流的东西插进来了。宁宁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身体却因这念头而更加兴奋。一直淫痒空虚的骚穴终于被撑得又满又胀,更饥渴的欲望从身体深处诞生,她想要被侵入,被侵入得更深更多。

    “动啊……”她的脸埋在他怀里,声音像蚊子哼哼般。但许怀瑾听见了,他把女孩的脸从怀里捞起,低头便是一个深吻。双手按住她柔软的臀部,挺动腰身开始了次次根入的抽插。

    【对了关于宁宁的故事究竟是走1v1还是np我还没决定好~ 想看看大家的意见呢?我一开始的想法是让他们1v1的,这样以后宁宁跟着警察叔叔出门,警察叔叔就可以强势地把她护在怀里说“宁宁她只让我一个人肏,你们不行”(捂脸

    世界上的人形形色色,我希望描绘出一对即使在一片污海之中也会因为爱情而执着于对方的特别的人儿。】

    #被他下流的东西插入体内

    #被他下流的东西插入体内

章节目录

乱交游乐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梧桐匣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梧桐匣子并收藏乱交游乐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