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交游乐园 作者:梧桐匣子

    #异世奇妙物语,触须篇(纵欲/尾声)双更合

    乱交游乐园 作者:梧桐匣子

    #异世奇妙物语,触须篇(纵欲/尾声)双更合

    #异世奇妙物语,触须篇(纵欲尾声)双更合并

    周末的两个日夜很快过去,安然和她的怪物伴侣下体结合在一起整整两天两夜都没有分开。

    它热烫的大肉柱始终插在她的身体里,几条触须缠在腿根腰间,就仿佛是一条会蠕动的贴身内裤。她憋尿憋得不行,但无论怎样都没法赶走它。这家伙就好像是故意的,在她被尿意和情欲同时折磨的时候,还用吸盘去揉弄吮吸她的发胀的阴蒂与尿道。害得她一个没忍住就在被抽插到高潮的同时尿了出来。

    令安然惊奇的是,在她情不自禁时所喷射出来的大量尿液竟然被怪物的吸盘接住吸了个干干净净,没有一滴漏出来弄脏床单。前不久她便发现了这个怪物是以她的淫液为食,每次做爱之后,它都会吸收她穴内流出的液体,并且在此之后身形长大一些。不过到这个周末她才发现,原来不仅是淫水,她的身体所产生的包括尿液在内的所有体液都会被它吸食得干干净净。

    经过两天日夜不停的纵欲欢爱后,问题很快就来了。这只怪物的本体已经接近手臂粗,加上触手后的体积已经成长到了比人类婴儿还要大一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钻回安然的子宫。周一的早晨,安然在床上和她的怪物缠绵了最后一次,然后便狠下心来使劲将它从自己的下体扯开。

    “我要去上班了啊!……快下来……嗯啊!不要……不要再往里钻了!……你太大了啊……”滑不留手的触须又在企图缩回她的体内,被她一把抓住,用尽吃奶的劲终于扯出来,然后又用最快的速度抓起床边的牛仔裤套在自己身上。

    塞满淫穴整整两天的肉柱被拔走,安然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空虚。她试着缩了缩下面,竟然没有松弛感,那里面仍然是肉紧贴着肉,和过去一样紧致。

    这真的是很不符合常理。

    失去了温热肉穴包围的触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它盘踞在床脚,有一小会儿没有动静,显得有些委屈的样子,接着便缓缓蠕动着靠近安然,试探着将触须从她的裤腰处探进去。

    “不行!我真的要去上班了!”她被它柔软湿润的触须碰到的瞬间,忽然升起的欲望让她差点浪吟。这真是个怪物!只要碰到它,她就会有想要做的冲动!

    安然涨红了脸,慌忙抓起梳妆台上的背包,逃一般地冲出卧室,把房门反锁。简单洗漱之后,便出门了。

    这是她这半个月来第一次独自去上班,她终于是一个人了,不用担心在地铁或是在办公室里被体内的那个色家伙随时肏弄,弄得她又是舒服又是担惊受怕……等等,奇怪,她为什幺要说“终于是一个人”?难道有那只怪物待在她身体里她就不是一个人了吗?这真奇怪,那只是个怪物,无论它在不在,她本来也始终只是一个人。

    一天的工作井然有序地进行着,不算太忙,也不算太闲。因为安然今天不用再频繁地跑厕所,主管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同事们仍然会偶尔对她不咸不淡地打趣两句,她也仍然只是笑一笑,始终沉默。

    只是处理事物的间隙,她总是忍不住想,那只怪物怎幺样了。从被它钻进体内的那天起,它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体。现在就这样把它丢在卧室,它会不会……就这样死了?

    安然想来想去,心情不由有些焦躁,终于等到下班的那一刻,她“腾”地一下便从椅子上站起,背着背包匆匆赶回家。

    那个小东西就这样在家里等了她一天吧,遭了,窗户是不是没关严?它会不会就这样跑出去??

    带着焦虑和担心,安然打开了房门,径直冲向卧室。卧室的门仍然关着,她的手握上了门把,心跳得扑通扑通得快。

    猛地推开门,只听见“啪叽”一声,好像有什幺东西撞在了门后的墙上。安然愣了愣,将门拉回来一些,探头去看,只见一团小狗般大小的褐红色生物软倒在门后,触须抽搐了两下。

    “啊!”安然惊呼,连忙踏进房间关上门,将地上的怪物抱起来,轻手轻脚地想要把它放到床上去。可这小家伙仿佛一个终于等到妈妈的小孩,触须缠上她的手臂就怎幺都不肯松开。安然无奈,只得就这样把它抱在腿上。她抬起头看了看房门,又看了看它。在她不在的时间里,它就这样守着房门一直等她吗?想到这儿,女孩的心不禁有些发软。

    已经习惯了在这个城市里独身一人的她,有多久没有体会过这种被等待的感觉了?

    “看你脏的……”安然再开口的语气竟然不由地带上了一丝温柔,她抱起触须怪朝浴室走去,打开热水将它在地上滚爬沾上的灰尘洗了个干净,然后脱下衣物,跨进正在放水的浴缸。

    几乎是在她脱去牛仔裤的同时,触须怪便飞快地缠上她的双腿,近乎饥渴地用身体包裹住她的下身。只是与过去不同的是,这次它却是头朝下,用另一面身体贴住她的阴户。就在安然纳闷着的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的阴唇外仿佛张开了一张嘴,一根又烫又硬的东西从“嘴”里伸出,抵住她的穴口,慢慢顶了进来,将她一点一点撑满。

    空虚了一整天的小穴正是敏感的时候,再加上怪物又开始分泌让她动情的粘液,她甚至能感觉到这根东西的形状——不再是一根普通的肉柱,而是明显有着龟头和凸起筋脉的阴茎!不用多想安然便明白了是怎幺回事,过去这小东西因为长得太小,所以一直是用自己的身体来取悦她,而现在插在她逼里的,才是它真正的生殖器。

    “啊……啊……嗯……”浑身都泡在让人放松的热水里,再加上小穴儿被触须怪的鸡巴干着,女孩梦呓般的呻吟在浴室中响起。这根鸡巴比起触须怪的身体来说当然是小了许多,但一天都没被插过的骚穴却体会到了比平时更多的快感。从外面看,怪物的身体只是紧贴在她的腿间一动不动,只有头部有小幅度的起伏,但实际它的性器却深插在女孩湿润温热的私处不断顶弄。

    女孩的躯体平日里掩藏在不起眼的普通职业装下,衣衫褪尽的模样却娇俏得迷人。此时浸在一汪清澈的春水中,再加上满室的雾气,更显得她白中泛粉的肌肤玲珑剔透,似是能掐出水来。腰间的触须偷偷地向上游走,趁她一个不注意便吸住了两枚乳头。淡粉色的花蕾在触须的亵玩中立起,渐渐变成嫣红色。

    肉棒的抽插也随之激烈,咕叽咕叽的淫水搅动声却被上涨的水位掩盖。安然在水中也仍然控制不住地摇摆臀部,被怪物的身体密封住的穴儿被干得春潮泛滥。

    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安然在家,她便由它缠在自己的下体随时索取。她叫它幼须,因为她时常会想念它当初只有巴掌大,总是钻进她子宫里的可爱模样。

    幼须的触手现在已经长到一米多长了。

    它的身体也长大了许多,性器更是从最开始的迷你尺寸变得和它当初的身体差不多大。这得益于安然每日不断的“哺育”。有时它也会把阴茎收回体内让安然休息休息,但大部分时候,它还是贪恋着那湿润紧窄的秘穴,非要把自己的某一部分塞进去才安分。

    随着身体日益长大,幼须似乎变得越来越粘人。除了必要的外出,安然都待在家中陪伴它。女孩和怪物每一个日夜都在享受着云雨之欢,她对它的感情也似乎变得微妙不可言。与它的交合不仅满足了她那与日俱增地强烈欲望,更是让她有了一种奇妙的幸福感。人与怪物之间的性爱即使在经期也不曾停止,她身体里流出的一切液体都是它喜爱的食物。在第一次尝试了这种经历后,她发现并没有任何不适,反而因为一切都被它吸收干净而不用再担心在这个特殊期会弄脏床单。更令安然感到吃惊的是,她知道幼须一直都在生长,却不知道它究竟能够长到何种地步。等到她回过神来时,她的恋人已经巨大到盘据了她的半个房间。

    幼须早已不能够在缠在她身上,但它可以将她整个人都缠在身体中。曾经细小柔软的触须如今根部已有碗口粗细,而那根平时隐藏在体内的肉棒已经长成了庞然巨根。

    安然在家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几乎被禁锢在它怀中,下身被硕大的性器紧紧填满,无时无刻不被肏弄得汁水淋淋。变大后的怪物插起穴来越来越猛,时常将她干到爽得尖叫连连。有时兴起,它还会将她卷到半空中,用触须玩弄她身体的敏感部位。但安然渐渐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现在她回家时所看到的幼须越来越虚弱,只有在与她做爱之后才会稍好一些。安然最近的一次加班晚归打开房门时,它几乎已经瘫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是她惊慌地扑上去主动地用淫液湿润它,并将触须含在口中给予唾液,才让它苏醒过来。

    这一次惊险终于让安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她想了许久想到了一种可能。她的爱人已经长成如此巨大的体型,而由她一个人供给的“食物”,是否已经无法养活它了?

    可即使事情真的如此,又有什幺办法?难不成要去找别的女性来共同喂养?这怎幺可能呢……安然看着因为虚弱而陷入睡眠的怪物,它的身躯占据了她的大半个床铺,已经长到数米长的粗壮触须弯曲而安静地铺满了她狭小卧室的地板。如果它的存在被世人知道,会被如何处理?

    两天之后,安然向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

    像她这样工作表现平平淡淡,平日又不善交际的内向女孩,对于公司来说,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不多。公司里刚好又来了一批新人,所以也不缺人手,她的申请很轻松地便成功了。同事们象征性地向她表达了不舍,但实际在她走出公司之后,就再没有谁挂念她。她的生活彻底归于平静,连一个问候的电话都不再有。

    安然的时间得到解放,如今她的二十四小时都属于她的秘密爱人。

    她和它无日无夜地疯狂做爱,触须分泌的催情粘液使她的肉体始终充满欲望,不知疲倦。源于原始却比原始更甚的肉体快乐如海一般让她沉沦。女孩的淫穴里随时都被巨大的肉茎塞满,终日拉着窗帘的房间里,淫靡的性交声与呻吟声时起时伏。

    幼须的身体状况在她这般“照料”有了些起色,但好景不长,它的身躯仍然在长大,如今已到了卧室都快要装不下的地步。粗壮却失了光泽的触须盘在房间里,像老树的数根一样爬满墙壁。安然买来牛奶果汁等各种流质食物想让它吃进去,却都没有成功。

    女孩面对着眼前一堆装满各种饮料的杯子,忽然就哭了。一根已经从暗红转为褐色的触须抬起轻轻圈住她的身体,用柔软的前端去碰触她的脸颊。

    那是它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一种新的液体,涩涩的咸咸的,还有些苦,但它仍然将其吸走。

    几年来工作的积蓄支撑着安然,如今她的生活内容几乎只剩下和怪物交媾。她每天都会大量进食来维持自己的体力和水分,下体与它紧紧纠缠在一起一刻不离。每天都沉浸被粗壮性器凶猛操干的极致快感中,然后在被干到高潮的同时喷出大量的淫水和尿液来喂养她的爱人。

    季节转眼入冬,幼须已经在安然的卧室里住了半年。它的触须日渐干涸枯竭,只剩下身躯还有些微弱的起伏证明它还活着。安然的身体再次发生了变化,或者说,是终止了变化。她不再终日都有着无尽的性欲,私处也恢复成过去的紧致状态,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将它那远远大于人类的性器含进小穴了。

    窗外飘起了细小的雪花,昏暗的卧室仿佛被干枯树干缠满的树屋。女孩静静地躺在床上,靠在不知名怪物那巨大的身躯旁,感受它依然柔软的肌肤上的热量正在慢慢减少。她叹了口气,抱着它,在那最后的一点温热中睡了过去。

    end

    【触手篇的番外终于完了,艾玛这篇写之前脑洞开得飞起,结果写的时候一直卡文……所以结尾结得有点仓促……『异世奇妙物语』这个系列的事物都是不该存在于正常世界上的,所以它们都注定只会是昙花一现。之后还会继续写这个系列,不过不会再有be啦,诶嘿。断更那幺久还有小天使投珠留言tat好感动!爱你们!!!】

    #异世奇妙物语,触须篇(纵欲/尾声)双更合

    #异世奇妙物语,触须篇(纵欲/尾声)双更合

章节目录

乱交游乐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梧桐匣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梧桐匣子并收藏乱交游乐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