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赶到的时候,米老三家的正抡起巴掌朝来顺家的脸上掌掴。
    “米老三你特么的给我住手。”
    米老三听到了,还是一巴掌把来顺家的扇到了地上。
    这可把南珂气坏了,她丢掉雨伞,两步上前捡起地上的菜刀朝米老三冲过去:“今天老娘不剁了你就不是南珂。”
    “南珂你个神经病,我是你小叔子。”米老三不敢跟南珂动手。
    因为他现在还没打算跟米文彦撕破脸。
    可南珂太泼了,举着菜刀不停的追。
    从后面追到前面, 从前面追到外面,绕着人群跑完绕着山洞跑。
    众人的劝说南珂根本听不见,他情急之下往大树那边跑:“大哥,大哥你快醒醒,你家那乡下婆娘疯了,拿刀砍你亲弟弟呢。”
    米老三回头看到南珂的大刀距离自己只有一米,脚下一个踉跄摔在地上。
    菜刀裹挟着一阵劲风袭来,稳稳的落在他肩膀上。
    “啊——”米老三的惨叫声惊飞了树上的鸟儿。
    米文彦这边还没有反应, 把挺着大肚子的柳如月引了出来。
    身体不便的米老太急得灵魂都快出窍呢, 心疼的不行不行的。
    柳如月冒着雨出去,一把薅住抽走菜刀还要往米老三身上砍的南珂。
    “大嫂,手下留情。”
    随后出来的来喜家心头一个哆嗦,连忙赶上去把南珂扶到一边去。
    那女人怀孕了,要是赖上夫人咋办?
    米文彦感觉到什么,钻出空间发现外面的气氛不对,打开帐篷往下看了一眼,发现南珂提着菜刀喘粗气。
    火速把帐篷关好,从树上飞下去,把南珂抱到怀里,带到离柳如月三米远的地方。
    “媳妇,咋回事儿?”
    “我也不清楚,睡醒听说有人打架,赶过去就看到米老三那个天杀的在打来顺家的,我让他住手他还敢动手,我就提着菜刀追他。
    刚砍到了一下,你放开我, 我还没砍够呢。”
    米老三捂着胳膊, 双腿蹬着地嚎啕大哭:“大哥,我可是你的亲弟弟,你那个乡下婆娘欺负我,你必须给我做主。”
    薛郎中赶来,给他治伤,被他一把推开。
    “我不治,让那个乡下婆娘砍死我算了。”
    米文彦松开南珂,对来旺家的使了个眼神,看好我媳妇。
    来喜家的重重点头,老爷你就放心我吧。
    米文彦活动活动胳膊走到米老三面前,对他伸出手。
    米老三把手放到米文彦的手里,挑衅的看了南珂一眼。
    我是大哥的亲弟弟,他只会向着我,你这个外人靠边站吧。
    南珂被他的眼神激怒,越过来旺家的冲过去:“米文彦,我砍死你个龟孙儿。”
    “夫人,夫人你冷静点儿。”来喜家的追上去, 拦腰抱住她往后面拖。
    南珂拼命挣扎:“来喜家的你放开我, 不然我连你一起砍啊。”
    “娘, 别手软,砍是米文彦他吖的,以前护着他侄子,现在护着他弟弟,他跟咱们不是一条心整死他。”山子从帐篷里探出个脑袋,给南珂助威。
    “回头你给我找个后爹,比米文彦强千万倍的后爹。”
    “我看行。”南珂回头朝来旺家的举起了菜刀。
    “松不松开?”
    来喜家的摇头。
    米文彦眼前一黑,媳妇,我和米老三真不是一伙的。
    拉他只是为了方便揍他,他抓住米老三的手一拳打在他鼻梁上。
    米老三捂着鼻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米文彦:“大哥,你居然打我?”
    “打的就是你。”米文彦把米老三按在地上,拳头像雨点似的砸在他身上。
    “从小我就教你要讲道理,要宽和,要善良。
    你一样没学会,还敢嫌弃我媳妇。
    是,我媳妇是出身乡下,但她是清白人家的清白姑娘,比你那个从窑子里出来的柳如月强千万倍。”
    南珂举起的菜刀,缓缓的放了下去,朝天翻了个白眼。
    混账东西,大喘气,差点害她伤害无辜。
    来喜家的松了口气,还好老爷没犯糊涂。
    柳如月最忌讳别人提自己的出身,今天米文彦当着那么人揭破,她抓着身边丫环胳膊的手不自觉的用力。
    长长的指甲陷入丫环的肉里,她咬牙强忍着。
    柳如月忙着调整情绪,没工夫上前劝架。
    方员外刘员外见差不多了,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两人上前去拉米文彦。
    米文彦被山子找后爹的话气疯了,两人合力也没拉开,还摔了个大跟头。
    方占魁带了何涛,何源、方二虎去帮忙,才把盛怒中的米文彦拉走。
    米老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早已经昏死过去。
    柳如月强撑着一口气,让小厮把米老三抬回去。
    几个小厮上前,顶着雨把米老三弄进山洞。
    薛郎中接收到柳如月的暗示背着药箱匆匆赶进去给米老三治伤。
    柳如月在丫环的搀扶下,一身湿哒哒的进山洞。
    米文彦早已经蹭到了南珂身边,低头耷脑解释:“媳妇,我早就改了,从逃荒开始我就跟你和山子小鱼儿一条心。
    刚才我拉他是为了更方便揍人,没有别的意思。”
    “知道,知道了。”南珂心里的怒气在米文彦对米老三动手那一刻就散了。
    她推了米文彦一把:“你赶紧上去换身衣服,我得去看看来顺家的和来旺家的。”
    “我去,你先去换衣服。”米文彦抱起南珂飞上树,米南山已经打开帐篷。
    南珂顺势钻进去,背后的帐篷口已经从外面关上了。
    米南山用夹子夹住帐篷,对南珂使了个眼色。
    南珂进去那瞬间,他从空间里拎了只兔子出来。
    米文彦上了自己家马车,借助马车的掩护从空间里掏出一瓶云南白药和纱布,撕掉云南白药外面的包装。
    又去找了些适用的草药,一起拿到山洞里。
    他检查了一下来顺家的、来旺家的的伤势。
    “没有伤到骨头,只是皮外伤,今天你们受苦了,先休息三天,这个月你们每人补贴一两银子。”然后他把药和纱布递给来喜家的。
    “这是她们两个的药,草药熬成药汤,一捆熬一锅,一人分一半。
    瓶子里的要擦到受伤的地方,伤口不要沾水过几天就好了。”
    “是。”来喜家的一一记在心里,把药接过去。
    来顺家的,来旺家的感动得热泪盈眶,那瓶子里的药她们都没见过,肯定是老爷从海外买的。
    她们何德何能。
    米文彦把自己家的人都召集到一起后,对来顺家的,来旺家的今天的行为表示了肯定。
    “以后不管是谁欺负咱们家的人就揍他吖的,出了事儿我和南珂给你们兜着。
    到午饭的时间了,来喜家的看着张罗午饭。”
    米文彦撂下话就上树了,抓出一只兔子后丢在米南山脚边钻进空间,听见南珂骂骂咧咧的放水洗澡,摸摸鼻子自己也找了间浴室洗澡。
    米老三至少一周都无法下床,柳如月大着肚子不方便行动,基本完成小鱼儿交代的任务。

章节目录

我全家都在古代逃荒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西门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门墩并收藏我全家都在古代逃荒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