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死你?”
    “李先生不弄死你,老子也要亲手弄死你!”
    “还不赶紧跪下给你李叔道歉?!”
    “今天你李叔要不原谅你,老子就亲手弄死你!!!”
    电话那头,王中金狮子一样咆哮。
    他这个侄子是什么德行,他太清楚了。
    这件事如果不赶紧处理利索,后果他都不敢想象了!
    “哇!”
    “王中金,我爹是为你挡刀才惨死的!”
    “他这才下葬几年啊,你就这么对我了?”
    “我要找我爷爷,你快把电话给我爷爷,我爷爷绝对不会见死不救我的……”
    王强宝也傻眼了。
    哪能想到。
    平日里一直对他宽容有加,什么事都会给他擦屁股的伯父王中金,居然不照顾他了……
    甚至。
    还叫嚣要弄死他的?
    当即他也急了,哇哇大叫要找老爷子。
    但转而。
    电话那头就传来老爷子的声音:
    “王强宝,玉不琢不成器!”
    “今天!”
    “你如果不能取得你李叔的原谅,那,你就不是我王家人了!”
    老爷子声音冰冷,没有几分烟火气。
    他正跟王中金一起在外面吃饭,商议着,怎么进一步跟李若尘这位大拿加深感情呢。
    哪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虽说王中金号称是‘白手起家’,但这个世道,很多东西,不过只是人设而已。
    王老爷子年轻时没有底蕴,包括没有给王中金这种教育,王中金又怎么可能起家?
    在面对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王老爷子可不含糊。
    “哇!”
    “你们都不管我,都不管我了,那我还是死了算了……”
    王强宝哇哇大叫,期待着王老爷子能回心转意。
    王老爷子却冷声说道:
    “给你十分钟,你如果不能取得你李叔的原谅,那,我和你伯父就准备去给你收尸了!”
    “嘟嘟嘟……”
    王老爷子说完,直接果决的挂断了电话。
    “这……”
    王强宝彻底傻眼了。
    连爷爷都对他这种态度,他又不傻,又岂能不明白?今天,他是真惹上大.麻烦了啊。
    看着眼前李若尘玩味的笑脸。
    就算王强宝心中千般不甘,万般不愿,但他俨然已经没有选择。
    只能是咬着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李先生,我,我错了,您,您原谅我吧……”
    “你爷爷怎么说的?”
    “叫叔!”
    李若尘冷声说道。
    虽然他不喜欢这王强宝,阴翳的如非洲鬣狗一样,但他究竟是王家人,王中金这几天还是帮了不少忙的。
    看在老爷子和王中金的面子上,李若尘多少要提点这王强宝一下。
    “你……”
    王强宝牙根子都要咬碎。
    谁曾想。
    眼前这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子,居然这么不知好歹的!
    但他此时俨然没办法,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说道:
    “李,李叔,我,我错了……”
    “嗯。”
    “乖侄子。”
    “知道错了就行!”
    李若尘笑着揉了揉王强宝的脑袋,随即又冷声说道:“你可知道!”
    “如果你不是王中金的侄子,今天你早就去找阎王爷报道了?!”
    “哼……”
    王强宝正要低低嗤笑呢,却陡然看到。
    李若尘忽然随手一甩。
    “唰!”
    顿时。
    一股霸道的实质气劲,直接从李若尘身上飞出,直接掠向一旁的吧台。
    “轰隆!”
    下一瞬。
    偌大的吧台豁然倒塌,结实的大理石面板都变成了碎屑,一片可怕的狼藉。
    “这,这,这……”
    王强宝等人瞬间傻眼了。
    尤其是王强宝,忽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腿接连抽动了几下。
    一股尿骚.味瞬间湿透了他的白裤子。
    他居然被生生吓尿了……
    哪能想到。
    这个不显山不露水,而且也就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子,竟然,竟然是个传说中的宗师级大高手啊……
    人家还真没说错。
    如果不是他是王中金的侄子,现在,恐怕早就见阎王了啊……
    “李叔,李叔,小侄真知错了,真知错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小侄这一回吧……”
    王强宝这时哪还敢再托大?
    赶忙拼命对李若尘磕头哀求。
    “滚吧!”
    “以后长点记性!”
    “可不是谁都跟我一样,跟你伯父有交情的!”
    “还有,把这里的损失赔付了再走!”
    “是,是……”
    王强宝忙点头哈腰,忙付了这清吧五十万赔偿钱,急急在几个骚气女人的搀扶下,从后门离开。
    李若尘随之与洛子衿相视一眼。
    洛子衿止不住苦笑:
    “李若尘,对不起,没想到,又碰到了这种事……”
    “咱们早点回去吧,我……我争取补偿你一下……”
    “嗳?”
    “好的子衿。”
    李若尘心情瞬间明朗,忙笑道:
    “子衿,你是队长,都听你的。”
    洛子衿俏脸顿时红了,没好气的掐了李若尘的腰间一把,啐道: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但她嘴上这么说着,却是更用力的挽住了李若尘的手臂,一起往外走去。
    “咦?”
    “他们出来了?”
    “正哥,肯定是你刚才打的电话管用了。”
    李若尘和洛子衿刚走出清吧门口,正在清吧外车子里藏着、鬼头鬼脑的张静瑶忽然兴奋尖叫。
    死鱼眼等人眼见没事了,也都从车子里跳出来,对着苏雍正恭维道:
    “正哥牛批啊。”
    “那个什么宝哥,竟然是中金集团董事长王中金的侄子,您都有办法解决!这禅城,还有什么是您解决不了的事儿啊。”
    “正哥威武!”
    “正哥,爱死你了……”
    一帮人忽然莫名其妙的欢呼雀跃。
    洛子衿顿时皱眉道:
    “张静瑶,你们在搞什么?什么找人不找人的?说的好像是你们帮我们出来的一样。”
    “哼。”
    张静瑶顿时冷笑:
    “洛子衿,不是我家正哥帮你们找人,你以为王强宝会这么放过你们,让你们出来吗?”
    “你们肯定要被他活活弄死了!”
    “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还不快过来跪下,谢谢我这个救命恩人?”
    苏雍正也下车来,抱着膀子傲然说道。
    恍如。
    真的是他找人救了李若尘和洛子衿一样。
    “呵。”
    李若尘和洛子衿不由都笑了。
    洛子衿说道:
    “那,请问正哥您,不知道您是找的哪位大人物,救的我们?”
    “我们回头也好好好感谢您啊。”
    “呵。”
    苏雍正抱着膀子傲然冷笑,恍如刚才丧家之犬一样逃跑的人不是他了,高傲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
    “既然是我们中金集团内部的事情,那自然是找我们董事长王中金先生了!”
    “否则。”
    “你以为你们能那么好运?”
    “还不快过来谢谢我这个救命恩人?”
    “洛子衿!”
    “你们这两个白眼狼,不会连这点好歹都不识吧?”
    “没有正哥,你早就被他们轮了!”
    “还有你!”
    张静瑶手指一点李若尘:
    “没有正哥,你个臭吊丝早就被王强宝那些狠人打断狗腿了,又哪能跟现在一样,好好的站在这里的?!”
    “就是!”
    “做人不能太忘恩负义!”
    “小子!”
    “遇到正哥是你的福分,还不快过来跪下,谢过正哥的救命之恩?”
    死鱼眼也冷声说道。
    “哎!”
    “什么人呢,素质怎么能这么差的?”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简直是无药可救了。”
    “正哥,您也别跟这两个烂人一般见识。他们早晚有吃苦头的时候。”
    “就是。”
    “正哥,您也消消气,不值当的跟这种烂人生气啊。”
    几个骚气女人也都在一旁捧着苏雍正的臭脚。
    李若尘和洛子衿又相视一眼。
    李若尘笑道:
    “正哥。”
    “你真确定,我们是你救的?”
    “呵。”
    苏雍正傲然冷笑:
    “小子,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你要不想给我磕头感谢也行,但是,以后你再在禅城出问题,那可就别想再找我苏雍正了!”
    “是么?”
    李若尘看着不远处快速驶过来的一辆加长版迈巴赫,玩味的说道。
    “是不是你自己心理有数!”
    “小子!”
    “我数最后三下,你要不跪下感谢,我扭头就走!”
    “吱嘎!”
    然而苏雍正还没来得及放狠话威胁李若尘呢,加长版迈巴赫已经急急停下来。
    转而。
    一个熟悉的中年男人就快步下车来,满头大汗的急急来到李若尘身边恭敬鞠躬道:
    “李先生,您没事吧?”
    “您放心,这件事,我们王家,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不是中金集团董事长王中金,又是哪个?
    “这……”
    苏雍正和张静瑶虽然不认识王强宝这个纨绔子,但他们都在中金集团,又怎么可能不认识董事长王中金?
    穆然看到王中金居然在李若尘面前这么恭敬的,他们全都是傻眼了,一动不敢动。
    全场皆静!

章节目录

盖世龙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纸花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纸花船并收藏盖世龙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