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祖籍就是漳州,后来离开漳州也依然留下了一支在本地守护祖宅。
    两个儿子和女儿过世之后,林老太爷心灰意冷干脆辞官归隐,举家重新回到了漳州。
    前后也不过才十来年的时间,如今的林家依然是漳州数一数二的当地豪族。
    林家有自己的远洋船队,还有自己的造船厂,主要的营收也就是造船和远洋贸易两大块。
    前者靠林家出色的造船技术,后者靠林成钰当年小小年纪就敢带着船队出海的魄力。并不怎么挤占本地生意和资源,因此林家虽然时隔几十年才重新回到漳州,却并没有引起漳州本地豪族的反感。
    相反,漳州本地的大小商人也因为林家一手建立起来繁荣的海上贸易获利不小,自然都愿意跟林家来往。
    另外,漳州不少人也知道,林家虽然离开了朝廷权力中枢,但名震天下的骆大将军是林家的女婿,骆家下一代家主是林成钰的外甥。一般人脑子没病,也不想招惹林家。
    林家的造船厂修建在海边的一处海湾里,远远的就能看到那里停着好几艘巨大的船只,其中还有尚未完工的。
    许多工人正在船上忙碌着,整个船厂喧闹忙碌却井然有序。
    骆君摇之前已经跟谢衍去过朝廷的官方造船厂,那里建造的是更大也更复杂的战船。此时再看到这些,依然还是难掩欢喜激动,因为之前看的是朝廷的船,现在这些都是她的啊。
    林成钰跟在旁边,笑看着骆君摇问道:“觉得怎么样?”
    骆君摇道:“看来很棒!”
    林成钰道:“为了你这几艘船,林家可是两年没有接过别的订单。最好的工匠师傅都给你用上了,开始制造之后更是再三小心,你放心…咱们林家也不是这十来年才开始造船的,那些师傅都是几十年的老人了,他们都说这船比以前那些更加结实安全。”
    骆君摇笑道:“等这几艘船开出去,那些被舅舅推掉的订单立刻就会回来求着舅舅啦。”
    林成钰也笑了,点头道:“说的不错,这么算来还是舅舅占了你便宜。说说看,想要些什么补偿?”
    骆君摇连忙摇头道:“您是我舅舅,还说什么补偿呢?就算是外甥女孝敬舅舅的了,只要以后舅舅记得继续给我打折就好了。”
    林成钰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你还要造船?”
    骆君摇道:“要肯定是要的,不过不着急,先试试水再说。”
    澹台枫站在一边,扬眉道:“你们舅甥俩倒是聊得开心,林家主藏了好几年,如今总算肯拿出来给人看了,总要让我们上船看看吧?”
    林成钰也不生气,点头笑道:“澹台岛主请。”
    上了船,感觉就更不一样了。
    宽敞巨大的甲板上,工匠们还在对已经建好的船只做最后的修饰装潢。
    ….海平面一望无际,在远方与湛蓝的天空融在了一起。
    海面上有海鸥展翅飞翔,天空中白云朵朵。
    海天之间,巨大的船只静静地停泊在海边。船上美丽的女子欢快地转着圈儿,笑声清脆悦耳让忙碌的工匠们也不由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了过来。
    谢衍站在一边,含笑看着欢快骆君摇,眼神专注温和。
    “阿衍,你看这是我的船!”骆君摇蹦到谢衍跟前,仰起脸和他道。
    谢衍点头,闻声道:“嗯,摇摇很厉害恭喜摇摇。”
    骆君摇靠进他怀中,双手环住他的腰道:“等以后你不忙了,我们就坐我的船一起出海。我们去周游列国,去找传说中的仙岛和宝藏!”
    “好。”谢衍轻声道。
    骆君摇拉着斜眼走向船头,两人就站在船舷边,悠闲自在的欣赏着海边的景致。
    澹台枫跟着林成钰参观整艘船,听着他讲述新船各处的功用以及与原本船只的不同。
    澹台枫也听得很是认真,听完之后澹台枫很是诚恳地问道:“林家主,这船你们以后还造么?”
    林成钰了然,道:“自然,澹台岛主有兴趣?”
    澹台枫道:“海上讨生活的,谁不想要好船?先给我来两艘。”
    林成钰道“没问题,一艘五万五千两,我给岛主算五万两。”
    一下子抹掉了一万两银子,不是交情足够好绝对拿不到。但是……
    “林家主,你下手是不是太黑了?林家之前的船,最贵的也不过才三万六千两吧?”
    林成钰挑眉道:“澹台岛主,你看看这船的大小,还有工艺和用料。更不必说,这船在海中航行的速度,就比寻常上船快了不少。还装置了不少防御的机关武器,若是在海上遇到了海盗也可抵御一二,甚至直接甩开海盗冲出包围。”
    “咳咳……当然,澹台岛主或许用不上这个。”
    澹台枫斜了她一眼,“你什么意思?”
    林成钰道:“无意冒犯,不过这船载货的量,一艘也抵得上两艘三万两造价的商船了吧?所需要的船工,却只比别的船多一半。”
    澹台枫若有所思,船的大小,坚固性,速度都是值得的问题。同样人员多少也是需要的,远洋船队在海上半年一年都是常有的事情,人员开销自然也是一大笔钱。
    最后澹台枫还是决定相信他,“下船就交定金,不过……如果这船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可别管我翻脸。”
    林成钰拱手笑道:“怎敢欺瞒澹台岛主?实不相瞒,我们林家的船队,也会慢慢替换成新船。”
    澹台枫这才满意,扬眉道:“林家主好福气,你这位外甥女可不简单。”
    林成钰道:“骆家没有简单的人。”
    澹台枫一时倒是无话可说了,可不是么,骆大将军名震天下,骆大公子如今主政一方,骆二公子在边关也是混得风生水起,骆家还真就没有简单的人。
    ….两人走出船舱,就看到前方船头上骆君摇和谢衍的背影。
    两人正靠着站在船头看风景,时不时骆君摇还笑着回头跟谢衍说话。
    虽然看不见谢衍的表情,但看他低下头,一手扶着骆君摇腰间的模样,想必也是极其温柔的。
    澹台枫一时有些感叹和羡慕。
    澹台枫沉吟了片刻才对林成钰道:“骆家人却是都很厉害,但我还是觉得摄政王妃是最特别的。”说罢越过林成钰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人家夫妻情深,她这个孤家寡人就不过去凑热闹。
    林成钰微微挑眉,低眉思索了一下,才点了点头,“确实。”
    早些年他其实也打听过这个外甥女的消息,但结果都不怎么好。甚至他派人去上雍送礼,小姑娘都拒绝见他派去的人。说不失望是假的,他也只能用孩子年纪还小安慰自己。
    他常年在海上,收到外甥女嫁给了摄政王的消息已经比较晚了。倒是姐夫骆云在信中频频炫耀女儿乖巧懂事,让林成钰惊讶之余也深感欣慰,觉得小姑娘终于长大了。
    后来收到商越帮忙送来的信,林成钰就真的被惊到了。
    他不是震惊于外甥女给自己送来如此珍贵的图纸,而是震惊于她一个小姑娘竟然有如此的眼光和雄心。
    直到去年中秋,他才在时隔多年之后真正见到了已经知道了的外甥女。
    第一眼林成钰就觉得,他跟这个外甥女会很投缘。
    果然,他们确实很投缘。
    如果自己不是骆君摇的亲舅舅,只怕摄政王早早地就会将他赶出上雍那样的投缘。
    从造船厂出来,一行人又一起回了林家祖宅。
    林家的祖宅占地面积极大,是一座已经有上百年历史的典型漳州风格的宅邸。只是如今,宅子里住着的人却不多,能称得上正经主人的也只有林成钰一人。
    如今骆君摇等人的到来,倒是让往日里空荡荡的宅子多了几分人气。
    回到林府,林成钰就被澹台枫拉去谈买船的事了,骆君摇和谢衍闲来无事,便在府中散步闲逛。虽然来了又两天了,但整个府邸他们却还没有逛完。
    林家的管事下人有不少是当初跟着从上雍回来了,也都知道骆君摇是自家大小姐的女儿,对待骆君摇恭敬有礼之余,更多了几分亲近。
    “启禀王妃,商公子来了。”
    骆君摇笑道:“请他进来吧。”
    管事应声去了,骆君摇拖着谢衍往回走,一边问道:“你猜商越是来做什么的?”
    谢衍道:“商越不是说摇供你差使么?我们在漳州留不了多久,他应当是来跟你商量后面的事情的。”
    骆君摇叹了口气,道:“我都觉得有点对不住商家了。”
    “为何?”谢衍挑眉道。
    骆君摇道:“人家好好一个贵公子,再不济以后也是个江湖名宿,被我骗来跑商做生意……”而且还是海上生意,她都怕将来商越回到上雍,家里人都认不出他了。
    ….谢衍抬手揉了揉她的发丝,轻笑道:“江湖名宿也是要吃饭的,不然你以为问剑阁里为什么那么多弟子愿意跟着他一起出来?”
    骆君摇眨了眨眼睛,道理她其实都懂,只是大约受前世武侠影响,总觉得大侠们从来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随手就能掏出五十两银子买个肉包子不用找零。
    谢衍道:“你找商越来帮忙是对的,做海上生意危险重重,问剑阁的人别的不必说,至少实力都不错。除非遇到人力难以应付的事情,否则自保总是不成问题的。”
    “嗯!”骆君摇认真地点头。
    两人回到暂住的院落时,商越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见两人携手进来连忙起身见礼。
    “见过王爷王妃。”
    “商公子不必多礼,请坐吧。”骆君摇笑道。
    商越谢过落座,谢衍和骆君摇也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骆君摇道:“商公子特意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王妃已经看过林家造的船了?”商越问道。
    骆君摇点了点头,商越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复杂。
    他比骆君摇更早就看过造好的船,又有这两年跟着商家各国游历的见闻,自然更明白跟骆君摇合作的好处。
    商越道:“王爷和王妃应该在漳州留不了多久,不知后面有什么计划?”
    骆君摇道:“商公子是这么想的?”
    商越道:“在下的想法是,既然船已经交付,今年总要跑一趟看看效果如何。”
    骆君摇偏着头道:“漳州与陆地毕竟隔着一片海,货物装卸都不甚方便。宁州附近也没什么合适的港口,商公子觉得越州以南的南溪港如何?”
    商越松了口气道:“我也正想跟王妃说这件事,漳州虽然在南海,但毕竟与陆上隔了海,作为中间停留的地方不错,但如果我们一直驻留在漳州,以后装卸货物都要再多经过一番转折,实在是没有必要。南溪港虽然远了一些,但距离中原腹地却近了许多,正合适从那里收集分发货物。”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没说,漳州就这么大的地盘,漳州人本就多做海上生意,他们去了等于是硬挤进去抢地盘。他们有摄政王府和骆家做靠山,倒也不怕。但对林家总归还是有些影响的,而骆君摇要称呼林成钰一声舅舅。
    商越继续道:“我不久前跟中原各地的一些商户联络过,如果需要他们都能为我们稳定供应货源。只是运到漳州的成本太高,路上也麻烦,让他们有些担心。如果是在南溪港,哪怕是嘉州益州这些地方,也可以顺江而下直达南溪港,十分便利。”
    骆君摇点头道:“那就这么办。”
    商越拱手称是,骆君摇想了想道:“对了,我之前带到漳州的那些东西,商公子可看过?”
    商越笑道:“自然,王妃带来的都是极好的东西,只是没想到王妃竟然还会帮人牵线做生意。”
    骆君摇笑眯眯地道:“你跟澹台姐姐也认识,我不信你不知道那些绸缎锦绣的产业我也有份。还有那些瓷器,是悦阳侯府的产业,茶叶么…是我大嫂带人在怀州种的。”
    商越自然是知道的,这些话也不过是玩笑罢了。
    但他还是端起茶杯朝骆君摇举了一下,道:“敬王妃,敬那几位姑娘和夫人。回头我会亲自去和她们商谈此事的。”
    骆君摇举起茶杯跟他碰了一下,“辛苦商公子了。”
    (本章完)
    .
    凤轻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

章节目录

皇城第一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凤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轻并收藏皇城第一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