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英的最新政策,让许多大臣都是摸不着头脑。
    自古以来,王朝最为担忧的莫过于边关将领,藩王拥兵自重。
    太孙殿下如此聪慧,先前还在对藩王进行海外分封,现在怎么又犯了这般的湖涂啊。
    朝会上不说,但是下了朝后,大臣们底下是纷纷议论。
    只是不管是怎么说,就当今这世道,文臣的地位实在是太低了。
    “假若胡惟庸,亦或是刘伯温在的时候,定然会行劝阻之事。”
    有老臣叹息着说道。
    旁边的大臣闻言,脸色顿时一变,立即道:“你不要命了,咱们都这般年纪了,可莫要到了这临头来犯湖涂。”
    “此二人乃是忌讳,切莫要提起。”
    那老臣也自知失言,左右看了眼,连忙不敢再说话了。
    当今的朝堂,权力是真正的属于皇帝,或许现在还要再加一个太孙。
    任何文臣都能看到,未来这大明几十年里,恐怕没有人可以挑衅皇帝的威严。
    什么士大夫,御史。
    都没用。
    本来看着陛下年纪大了,算是熬过去了,谁能想到这太孙殿下的强势,比之陛下可谓是分毫不让。
    真要说起来,其实太孙殿下这边还是好一点,没得陛下那么粗鲁,动辄就是杀人砍头灭门的,上朝就没怎么安生过。
    哪怕是地方官员,那也叫一个提心吊胆。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锦衣卫的密探就跟着查过来,乌纱帽在一边,基本上是人头不保。
    现在太孙殿下虽然强势,可大臣们现在很多生活上的问题基本上都解决了,加上俸禄制度的改革,减少了许多平日里的忧愁。
    钱财这东西,只要能在温饱之上,基本上可以解决掉生活琐事中的八成问题。
    且太孙殿下不喜杀人,即便是有些冲撞,也不会说丢了性命。
    也就是朝堂上没人可以与之相提并论,在权力上,算是君权彻底的压住了臣权。
    忠心的臣子们觉得是个好事,至少说在大明皇位传承上,基本上不会说出现什么波动。
    皇位更替这等事情,对于王朝的影响最大,若皇位不稳,则天下随之动荡不安。
    现在基本上有些年纪的大臣,也算是认命了,心态更加的平和了。
    谁都清楚,太孙殿下太年轻了,且身体据说极为强健,一把老骨头,根本不可能说熬得过。
    索性就安稳点吧。
    ......
    草原上的变化,对于南方来说实在是太远,哪怕是血雨腥风,也不可能说影响到京师。
    随着经济的复苏,娱乐行业开始在京师繁荣起来。
    戏班子,唱曲的,说书的,写书的,还有那青楼妓院,于京师这里越发红火。
    其中最为出名的,自当是属教坊司了。
    不过因为朱英个人的一些缘故,对于教坊司这边重新做了一番调整。
    首先是在律法上,非十恶不赦之大罪,基本上官员都不会说丢掉性命,家卷充入教坊司。
    这也就导致了许多官员妻女不会轻易的送到教坊司来。
    哪怕是因为贪污受贿的,也不是立即就会处以死刑。
    这算是朱元章这边一个比较重大的改革了。
    因贪污查处的贪官,会被罚以劳役改造,基本上是十二年起步,一般也不会干很累的活,多数是发配边疆,亦或是军队里头干教书的活计。
    这也算是一条生路,至少是给了最后的体面。
    当然,这也是有限度吧,若是贪污过大者,甚至于民生有着重大影响者,那就不同而语了。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反正最终的律法解释权,是掌控在朱英朱元章这爷孙俩的手里。
    草原军事基地这边,反倒是让原本有些荒芜的边关,最近开始逐渐的热闹起来。
    哪怕是野人女真那边的部落,此时都已经有近二十万人迁徙到关内来生活。
    曾经比较清闲的北方官员,一下子变得忙碌了起来。
    先前一个村子,大约可能就一百来户,大的不过是两三百户。
    而随着大量牧民的迁徙,这也就导致了每个村子都开始发放了大量的配额。
    其中大头还是在于城镇之上。
    人多了,尤其是草原部落民和本地人之间的事情,也开始变得更多起来。
    按照京师最新的指示,对于迁徙过来的部落民,所有官员都要做到一视同仁,不得有歧视,区别对待的情况发生。
    在本地人和部落民的矛盾之间,要做到公平,公正,按大明律行事。
    而更改部落民的习俗,教导汉话,也是北方官员目前的一个首要任务。
    为了更好的落实迁徙政策。
    朱英这边可算是花费了大力气,从京师这边抽调了五千余人去边关进行支援。
    这五千余人中,除了一些自愿报名的候补官员,多数都是贡院和国子监的学子。
    这也是为了可以更好的对北方草原部落民迁徙政策落实之监察。
    同时对于这些学子来说,亦算是一次极为重要的实践机会。
    朱英一直致力于官员的改革,在现在的吏部,虽说没有出台明确的措施,但其实上在官员提拔上,但凡有过六品者,必须要经过朱英这边的同意。
    而朱英这里,第一个看的,就是基层的工作政绩。
    吏部的人现在谁不知道,如今想要更好的升迁,太孙殿下那里才叫一个大难关。
    而尽数去年下半年至现在的官员调度信息,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就任重要职位的官员,基本上都是在以地方官为主了。
    且是那些真正的做出了政绩的地方官。
    其中最大的考核标准,就是对当地百姓情况的调查。
    也就是说,每当有一名官员升职的时候,京师这边都会有暗访过去,调查当地的情况。
    这样的做法,虽说耗费了更多的人力,但是对于官员人才的选拔上,已然是显得更为优异。
    不是谁给说上一句话,就能够任意提拔的。
    必须是要有踏踏实实的政绩成果才可以。
    这些外出暗访的人员,目前还是以军中为主,基本上是相当于随即选派。
    军中人员相对来说,一个是在体力上,比之官员要更好,二则是在人际关系上,很难说有渗透的可能。
    这里头主要是朱英的玄甲卫。
    现在的玄甲卫,已然不是当初的五千六百人编制了,随着需求的增加,朱英在和老爷子沟通过后,整个玄甲卫正在不断的进行壮大。
    目前在编人员加上候补人员,已然快要达到了两万的数目。
    这些通过层层选拔而进来的玄甲卫,在经受过一系列的思想教育课程之后,在忠诚度上还是很高的。
    而且不说通读文学典籍,至少在识字这块没有问题。
    心思单纯的他们,会更好的去完成朱英下达的任务。
    在脱离官僚体系之后,哪怕是想找关系的地方官,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而本来就是农民出身的玄甲卫,也可以更好的辨认地方官的好坏。
    只要吏部的提名名单过来,朱英这边的玄甲卫就立即出发了。
    为期三月。
    三月调查过后,自会按照玄甲卫所记录之详细进行一个汇总。
    而在这个过程中,玄甲卫对于沿途路过县城的情况,也是可以做到一定记录和汇报的。
    一些恶名远闻,胆大包天之辈,基本上在核实之后,就会进行大力清查。
    甚至是包括边关地区,也同样是在调查的范围之内。
    那些觉得山高皇帝远的,于管辖内胡作非为者,照样收拾。
    虽然目前因为时间短,成效还没有很大,但这等方式对于官员来说,就像是悬在三尺之上的利刃,随时警告着有掉下来的风险。
    在做一些违法乱纪之事的同时,也要考虑清楚能不能承担起这个后果。
    乾清宫里。
    朱元章和朱英正在悠闲的喝着茶。
    “咱怎么觉得,自从让大孙你来朝政进行改革之后,咱这里的奏章,就开始大量减少了。”
    “从来在咱的书桌上,那都是厚厚的一沓,简直跟个小山一样,从来看不到忙完的日子。”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咱处理的琐事好像全部都给消失了一样。”
    “让咱现在每天多了许多空闲的时间。”
    “倒也不是说不好,就是这一下子,咱还有些不习惯。”
    品尝着今年的新茶,朱元章悠闲的半躺在椅子上,看着殿外盛开的花草,半是感叹半是叹息的说道。
    朱英端起茶抿了一口后,笑着说道:“爷爷不觉得这样子很好吗。”
    “孙儿心里头一直就想着,这天下六千万口计,单凭借数人之力,怎么可能是管理得过来。”
    “这里头关键还是要在于抓取重点。”
    “这头一项,就是在于兵权。”
    “兵权牢牢的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就不怕别人给调皮捣蛋的。”
    “这第二吗,就是在于选拔人才,官员任命。”
    “能读书的,不一定是个好官,好官也并非是一定能把四书五经给读好。”
    “说什么忠君爱国,儒家那边其实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自古王朝更替,那些殉国而亡的臣子们,那般是忠君爱国吧,可又有什么用呢,国都没了,皇帝也没了,忠的是哪门子君,爱的是哪门子国。”
    “那孙儿便就想着实际点,咱们也不要整日说什么忠君爱国,能够把事情给办好了,那就是忠君,能够让百姓们吃上一口饱饭,受到委屈能够有个说理的地,那就是爱国。”
    “否则天天喊着口号,事也办不好,百姓也吃不饱,心里头再是忠诚,又有什么用处。”
    “军政分离,把权力给他们,让他们好好干,能干好的就上,干不好的就下,只看政绩说话,责任都在头上,别遇到什么事情,就想着向上推,自个先想办法去解决。”
    “不能解决上报的,那就扣他政绩,能够把问题解决,还能把赋税提上来,百姓吃上饭的,就是好官,要提拔,给更多的机会。”
    “如此一来,奏章自然就少了,屁大点事都往京师送,那还当个什么官,不如回家种番薯得了。”
    朱英这话里,就是一个意思。
    我就抓兵权和官员任命。
    其他的都交给下边人去办理。
    反正那个地方干不好,那就换人去干,终归是有才能者能够把事情给处理好,要是这满朝大臣都搞不定的事情,凭什么就觉得皇帝能够做好?
    那肯定是根子上出了问题。
    就比如先前,但凡是冒出个什么农民起义,第一步就是上报,而后就是镇压。
    这事情结束之后,官员武将都还能有功劳。
    这就不对了。
    首先是官员,在辖地出了问题,自当是要先问责的,可不是说有起义跟你没关系。
    其次就是弄清楚,这起义的缘由是什么。
    是有人蓄意谋反呢,还是因为遭受霸凌,强权,吃不上饭没退路了。
    再就是犯桉了。
    这完全就是刑部的事情,也是各地治安司的事情,怎么就轮到了皇帝来管。
    那要你刑部治安司这些人干吗,冲门面吗。
    占着茅坑不拉屎,那就趁早换一批人。
    就是这样的举动之下,导致如今的官员自主权力变大的同时,压力也在倍增。
    更加是不敢随便上奏了。
    这上奏的事情要是太小,吏部考核那边直接就开始扣除政绩了。
    在政绩上,是设有一个底线的。
    如果三年政绩持续下滑,赋税还在不断的降低,这个情况下作为地方官要承担主要责任,基本上就是降职处理。
    可不像是之前,随便都能给干上一辈子。
    诸多因素的影响,这才有了如今朱元章的清闲日子。
    朱元章放下茶杯,看着侃侃而谈的大孙,眼神中满意的说道:“曾经咱看那书上说,有什么天生圣人,咱对于那些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直到这老天让大孙你回来,阴差阳错的被咱给找到了。”
    “这两年多来,咱是一步步看着大孙你的成长,也是在看着咱大明的变化。”
    “咱以为做到咱这个程度,便就是历史上各朝各代来说,都可以算得上靠前的了,但大孙你所做的这一切,是让咱真正的看到了一个强盛的王朝,应该是怎样的。”
    “也是让咱看到了,什么叫做天生圣人。”

章节目录

大明皇长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执笔见春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执笔见春秋并收藏大明皇长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