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铭海说完事情就准备离开,乔梁却是邀请蔡铭海留下来吃午饭,一会,乔梁秘书傅明海也回来了,三人吃完午饭后,蔡铭海才匆忙离去。
    其实蔡铭海跟吕倩认识,关于自身调动的事,蔡铭海也可以直接找吕倩,但蔡铭海终归没那么做,一来是他跟吕倩的关系没到那份上,其次,蔡铭海也有点大老爷们的臭毛病,好面子,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跟女人张不开嘴。
    乔梁回到宿舍准备午休,同时给吕倩打电话过去。
    吕倩今儿个也休息,看到乔梁来电,几乎是第一时间接起来,口气里透着开心,“死鬼,找我什么事?”
    “我说想你了,信不信?”乔梁嘿嘿笑道。
    “鬼才信你。”吕倩哼了一声。
    “不信就没办法了,你过来,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乔梁坏笑着,每次听到吕倩的声音,乔梁就忍不住想逗对方几句。
    “口花花的,越来越会骗女人了,小子,你敢对别的女人这样,我就把你阉了。”吕倩狠狠地说着。
    听到吕倩的话,乔梁下意识把腿一夹,感觉下面凉飕飕的,这个疯婆娘一点情趣都没有。
    乔梁很快就转移话题,“我找你是有关蔡铭海的事。”
    “蔡铭海咋了?”吕倩纳闷地问道。
    “蔡铭海要被调回去了。”乔梁道。
    “调回去?不可能吧,开啥玩笑,他不是刚交流到你们松北县任职吗,怎么就要调回去了?你以为省厅的人事调动这么儿戏吗?”吕倩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这事是中午蔡铭海刚跟我说的,里头的情况有些特殊……”乔梁接着详细跟吕倩解释起来。
    吕倩一听里头涉及了案子,还是涉及女人的命案,心里的正义感一下爆发出来,“这事你放心,我来搞定,肯定能让蔡铭海继续留在松北县局担任副局长。”
    “我就知道找你准没错。”乔梁心情大好,涉及到警务系统的事儿,找吕倩保准管用。
    “哼哼,有事才知道找我,没事怎么不见你给我打电话?”吕倩不满道。
    “忙啊,实在是太忙了。”乔梁笑道。
    “我不信。”吕倩翘着嘴,压根不信乔梁的鬼话,这死鬼平时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除非有事。
    “我说的是真的,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啊。”乔梁笑道。
    “你来京城找我,我就信你的话。”吕倩说道。
    “我现在好歹也是一县之长,哪能随便走开,下次吧,要是碰到去京城公干,我就顺便去找你。”乔梁说道。
    “瞧瞧,一点诚意都没有,还得顺便才来找我,专程来找我一趟就不行吗?”吕倩一脸幽怨,她其实也不指望乔梁能真的特地来京城找她,但听到乔梁的话,心里头还是不舒服。
    “你这是故意曲解我的话。”乔梁哭笑不得。
    “我不管,反正我生气了。”吕倩嘟着嘴。
    乔梁不由好笑,仿佛能想象到吕倩嘟嘴撒娇的样子,女人终归是女人,别看吕倩平时像个男的一样风风火火,但骨子里终究是有一颗少女心。
    乔梁好说歹说总算将吕倩哄好,两人也结束了通话。
    打完电话,乔梁睡了个午觉,直至被电话声吵醒。
    电话是老三打来的,乔梁瞅了一眼,便按下了接听键。
    “老五,干嘛呢?”老三问道。
    “没干嘛。”乔梁依然躺在床上,睡眼惺忪。
    “咋的,听你声音,还没睡醒?”老三笑问。
    “难得周末,想好好睡个午觉,结果又被你丫的吵醒了。”乔梁笑骂。
    老三笑呵呵道,“老五,咱们同学聚会的时间定了,就在下周末,你务必得来参加。”
    “到时看看吧,指不定周末有什么重要活动呢。”乔梁道。
    “周末能有啥重要活动。”老三不以为然,道,“老五,我可是跟夏美女放话出去了,说你一定会来参加的,所以夏美女也决定出席这次的同学聚会,你到时要是不来,那不是打我脸嘛。”
    老三口中的夏美女是他们班上的明星同学夏小禾,乔梁对这个进入演艺圈的同学自然也是印象深刻,笑道,“你组织你的同学聚会,怎么老是把我和夏小禾扯到一起?”
    “呸,说得好像我愿意扯上你似的,是人家夏美女在打听你的情况,问你参不参加,我这不是为了大局着想嘛,就打包票说你会参加了,你就在松北,到时候抽空来一下,也不耽误多少时间。”老三咧嘴笑笑,解释道,“实在是夏美女在咱们班上的号召力太强了,虽然她没小雅漂亮,但架不住人家是明星,大家多多少少会有一点追星心理,我一在同学群里说夏小禾会过来参加同学聚会,群里一下沸腾了,我和班长统计了一下,这次至少会有百分之九十的同学过来参加,咱们这次同学聚会一定能大获成功。”
    “到时候我有空就去,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组织者之一,我肯定给你面子。”乔梁笑道。
    “喂,老五,你是必须来,不然我就跟你割袍断义了。”老三瞪眼道。
    “行行,到时候我一准去。”乔梁没好气道,“对了,你最近和小雅有联系吗?”
    “有的,我给她打了电话,说了同学聚会的事,她说回不来,以后有机会再聚。”老三叹了口气,颇有些惋惜道,“小雅要是能回来就好了,到时候班上两大女神齐聚,那简直是一大盛事。”
    听到老三的话,乔梁有些怅然若失,方小雅去美国到现在一直都没回来,虽然他很清楚方小雅在国外是为了治病,但有时候乔梁也会想,方小雅这么久不回来,除了身体原因,或许也带有无法正视他们之间关系的因素。
    乔梁知道方小雅喜欢自己,但他心里更愿意把方小雅当成一个妹妹,不想去伤害对方,这也是乔梁一开始就跟方小雅表明态度的原因,或许他的态度伤到了方小雅,让方小雅一直不愿意正视两人的关系,索性逃避。
    “老五,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到时一定要来参加,下周我会再给你打电话,你要是不来,我就去松北把你绑过来。”老三在笑声中挂掉电话。
    被老三这么一打搅,乔梁也没心思睡觉了,看了看时间,索性起来看书。
    第二天,新的一周开始。
    周一上午,乔梁在县府小会议室主持召开了縣長办公会,研究相关工作的推进和落实。
    在乔梁召开縣長办公会时,黄原,省厅人事处,一则关于蔡铭海调回原工作岗位的人事调动文件正在起草当中,因为蔡铭海只是科级干部,所以相关的人事调动,只需省厅人事处拟定文件后交给分管处长签字,然后跟分管人事的副厅長汇报一下就行。
    而关于蔡铭海的调动,恰恰是分管人事的常务副厅長葛崝交代下来的,所以这事其实只要人事处拟定文件后,再象征性走下流程,基本就过了。
    人事处处长叫黄军亮,有关蔡铭海的事是葛崝周末交代给他的,所以黄军亮格外重视,周一一上班就吩咐下去了,上午九点多,黄军亮拿着文件准备去跟葛崝汇报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黄军亮一看是厅長办公室的内线电话,连忙接起来。
    “黄处,林厅让您过来一趟。”电话那头是省厅一把手林清平的秘书。
    黄军亮一听赶紧问道,“丁秘书,知道林厅找我什么事吗?”
    “不清楚,林厅没说,您过来一趟就知道了。”秘书道。
    “好好,我这就过去。”黄军亮连忙道。
    林清平的办公室就在楼上,黄军亮接完电话后,顾不得先给葛崝送文件,而是先来到了林清平的办公室,毕竟林清平才是一把手,黄军亮最起码的先后顺序还是知道的。
    办公室外,黄军亮敲了敲门,开门的是林清平的秘书,见黄军亮来了,秘书请黄军亮进来。
    林清平的办公室跟多数领导的办公室一样,是一个小套间,外边是秘书办公的地方,而里边才是林清平的办公室。
    “黄处,林厅交代了,您来了就直接进去。”秘书说道。
    黄军亮点了点头,推开里间林清平的办公室门,小心地走了进去。
    “林厅,您找我。”黄军亮站在林清平办公桌前,恭敬地问道。
    “军亮来啦,坐。”林清平笑呵呵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黄军亮闻言入座,等着林清平的下文。
    “军亮,前几天,咱们厅里是不是有一个叫蔡铭海的同志被交流到松北任职了?”林清平问道。
    “对,是有这么一回事。”黄军亮点了点头,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怎么样,这个同志工作如何?到下面去,没给咱们省厅丢脸吧?”林清平微笑着问道。
    听到林清平问话,黄军亮心头一跳,今天才刚要调动蔡铭海,林清平就问起了这事,事有反常啊!
    黄军亮琢磨着,悄悄瞄了林清平一眼,脑袋急速转动起来,寻思着林清平这话是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

职场沉浮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易克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克1并收藏职场沉浮录最新章节